很“抠”的江源达,他用余光扫了眼倒车镜,心里合计:去哪吃呢?

反正不能回家,就这一个个的,到了家还得接着磨叽手不手术那点儿事儿,都不用寻思,猜都能猜到,跟天塌了似的,在他看来没意义,那就是自寻烦恼。

因为咋研究,能不治吗?能眼睁睁瞅着袖手旁观?小舅子啥也不是。

再说了,这可不是救穷,这真是救急,救的还是老丈母娘的命,手术好了,还能多活个几年。

没娘的滋味儿那么好受呢,他就没亲娘了,要是当年但得能治好,倾家荡产也行,现在医生还整句,不尽快手术有猝死危险,听听,多吓人,反正给他真是吓着了。

是,钱,不用别人提醒,他比谁都心疼。他这一天天蹲在地下城,全是人,没个好味儿,有时候来货了或者给下面发货,造的跟工地搬砖的似的。

刚搁医院那时候,他就在心里算了笔账,进口的俩支架,再加上住院手术费用,乱七八糟他们几个人的住宿费吃喝费啥的,那可是首都,吐口吐沫都要钱的地方。

唉,还是他主动提出的,因为他想着大头都花了,还差那一哆嗦啦?怎么算账都觉得别白花钱,别再由于是技术问题人再给他扔手术台上,那可真是打水漂没响声,所以最起码得带20万,20万吶,最少,哎呦!

江源达握方向盘的手指动了动,心里一痛,又赶紧用眼神瞄了眼后座望景也不吱个声的闺女,他就劝自个儿:

多看看男男吧,别寻思钱了,谁没有老的时候?

万一等赶明儿他越活越抽抽了,完犊子那天再得场大病需要一大笔钱时,闺女要是因为给他看病钱往后缩了,他再心疼孩子吧,再站在孩子的立场考虑吧,也够心寒的。

养儿嘛,防老,管闺女小子的呢,爹娘有病必须掏钱儿!

爱丽丝女孩

江源达这一路心理历程啊,可忙了,他开着车,先是安慰苏玉芹,还得时不时分心劝几嘴岳父岳母,心里更得琢磨他这点儿小九九,甚至就连去哪吃饭,那都得搁心里研究。

车毫无征兆的就靠边停了,门口有保安立马小跑了过来,指挥江源达喊道:“倒,倒!再倒点儿!停!”

一车人稀里糊涂的下来,他们这些坐车的,反正江源达拉他们去哪算哪,也不操心。

江男赶紧绕过车头,走到苏玉芹旁边,帮她妈捋了捋头发,整了整衣领,小小声离近嘱咐:

“妈,这可是到饭店了,在外面不能唠着唠着就哭,或者拉着脸一脸忧愁啥的,不至于,啊?又不是明天上手术台,你别给他丢脸,弄的大家心情挺差的,你还不了解他吗?他就得觉得白花钱吃饭了,心疼胆疼的。”

苏玉芹轻点了下头,算应了下来,又眼睛往上瞟,看那四层楼牌匾小声问江男:“你爸这是给咱拉啥地方来了?我咋没注意过有这种饭店,看起来够高档的,也不知道一顿饭得花多少钱。”

“你就别管了,吃,啥好吃吃啥。”

那面儿苏长生和苗翠花也在对话。

苗翠花小心地扯了扯苏长生的衣服角:“老头子,上面写的啥?咱这是要吃啥?”

认字的老爷子仰头道:“方记,潮?汕,对,念汕字,砂锅粥。”

老太太马上拧眉:“啥?喝粥还花钱?走,咱回家,想喝我回去给你们煮地瓜粥,现成的小咸菜,你去,跟姑爷说一声。”

苏长生看向江源达锁车门的背影,扒拉掉苗翠花扯他衣角的手,用气息嘱咐道:

“别吵吵,从现在开始,你少说没用的,就是喝白菜汤花十块钱儿都别吱声,免得给姑爷丢脸,来都来了,再走?那门口喊倒车的都瞅着呢。”

就这样,一家人在江源达的带领下,走进了四层楼饭店,一进转门就给老爷子老太太吓一跳,两排大姑娘:“欢迎光临!”

“欢迎光临,先生几位?”

江源达指了指大厅角落的位置:“就坐那吧,五位”。

等落座了,苏长生和苗翠花显得很拘谨,他们想多瞅瞅大厅这富丽堂皇的装修吧,还怕露怯,怕当服务员面前给女婿丢脸。

江源达问江男:“男男要吃啥啊?”

“我吃虾蟹粥。”

“哼”,江源达用鼻子哼的这一声里,意味很明显,你个小东西,还怪会吃呢,啥都知道,看着菜单自顾自对服务员说道:“半斤虾,七两蟹,来份虾蟹粥,膏蟹粥、你看着吧,来一份。娘好像不行,娘这两天得吃中药,给我们再来份蔬菜粥。”

苗翠花身子一探,手还没等伸出去要拦姑爷呢,苏长生在桌子底下就给她手按住了,使了个眼神:别说话。

还是江源达,他像脑瓜顶长眼睛了似的,笑道:“娘,光粥里放点儿蔬菜就想收我钱,我能干吗?那里面有娃娃菜,啧,切的一丝一丝的,瘦肉、海参,味儿挺好,你一会儿尝尝。服务员,干锅三杯鸡,特色大花卷,金沙排骨,飞刀牛肉,澳门猪全肘,烧鸭拼叉烧包。”

这回又轮到苏玉芹控制不住用胳膊肘碰了碰:“差不多了吧,吃不了,别点了。”

江源达说:“你别管我,那也不能五个菜啊,再来个素的,六六大顺,风味杏鲍菇,行了。”

江男又接话叫住服务员:“再来两笼虾饺。”

“男男?”

“妈!”

“不是,我那意思,你不减肥啦?”

“我吃,吃饱了才能看你……”哭字江男硬生生咽下去了,又心平气和挽回苏玉芹面子补了句:

“我上饭店减什么肥,您可真是。服务员,再来份炒米粉,米粉给我加个鸡蛋,加一份辣椒酱配着吃那种,你家应该有吧?”

江源达站起身倒茶水时,还特意看苏玉芹笑了:活该,终于轮到闺女也给你两句了,让你欠欠的。

等坐下时,又用那张在江男看来,真的有些酷似中年版朱亚文的脸,一本正经微笑道:

“爹,娘,这是我一个朋友开的,我以前来过两回,他雇的广东那面的大师傅,你别看就卖个砂锅粥,老挣钱了。

咱秋冬吃膏蟹啥的,大补,现在都讲究个营养了,不像咱过去吃饱拉倒。环境怎么样?还不错吧?”

苗翠花心里那个纠结犯愁啊,钱儿、钱儿,憋了几秒,那真是不得不笑的表情:“嗯那,真好,这大饭店跟电视剧里演的一样一样的。”

苏长生也点点头,他这大半辈子也没去过几回饭店,即便县里的去过两次,还是别人大正月的,来家要请姑爷吃饭,他就跟着蹭饭。至于市里嘛,着急忙慌来看看闺女,完了就夹包坐大客车回老家,第一回坐在这么场面的地方。

江源达张嘴正预备再没话找话说几句,最好全家忘了手术那事儿时,有人大嗓门道:

“老江?哎呦我就说嘛,我瞄外面那车好像是你的,来咋不打个电话?”

江源达赶紧站起身,离挺远就伸出两手要握那大嗓门的:

“方哥,打啥电话啊,就自个儿家人吃饭”,又回头示意苏玉芹站起身,等看向江男时,江男已经老老实实的站起来了。

“方哥,来,给你介绍一下,那是我岳父岳母,我寻思带他们来尝尝。这我媳妇,见没见过?好像没有是吧?来吧,玉芹,这是方哥,那个胖乎的,我闺女,十六了,哈哈。”

方老板马上弯腰,隔着桌子热情的和苏长生握手,又和苏玉芹笑着点点头,最后才拍了拍江男肩膀:

“这大侄女,这么大了?你说你,老江,不得不服,瞅着太年轻,根本看不出来。走,咱可别坐大厅,那个谁,小王啊,你领着他们去包房。”

就这样,吃顿饭还得倒下桌,几个人又跟着领班去了包间,当赠送的大果盘摆上桌时,全家终于说了些别的话题。

老太太用筷子指花卷道:“这也不叫花卷啊,好像是面包,有股奶香味儿,皮烤的也酥,我一咬稀碎。”

苏玉芹撇嘴,她刚才看到价格了,不值:“就是面包粉奶精呗。”

江源达马上指指碟子,示意妻子:“玉芹你蘸点儿那炼乳,甜,咋?不好吃?”然后可操心了,急脾气又站起身夹起一个所谓的大花卷,使劲对着碟子蘸炼乳放苏玉芹盘子里,非得让这么吃那么吃,得听他的。

老爷子看着瞧着,挺感慨地说:“这三杯鸡,咸香里也有那么点儿甜,我估摸广东人爱吃糖。我这再喝点儿酒,哎呀,咱哪像是从医院刚出来的。”

说完就举杯,要和姑爷喝一口,他喝白的,江源达喝啤的,咂摸了一口,抿下那种辛辣滋味儿才继续道:

“源达啊,今儿爹吃的不是饭,以前你虽然也是咱家最出息的,但今儿我才算彻底知道,你真是混出来了!

你看看这朋友,医院的,吃饭的,人家能冲俺们大贵姓?

在那医院,排号,你娘都不敢上厕所,就怕错过叫号了,那重新排吧,再看看等你到了,我们真是,真是……

还是那句话,俺家小芹真算有福,她当闺女时,我那阵儿挣的虽然不多,但也是屯里出了名的富养,等跟你成家了呢,唉,你啥都能张罗,爹得谢你。”

江男靠在椅子上,喝茶水看她爸。

“呵呵,谢啥啊爹。”江源达接这话有点儿心虚,赶紧急速瞟眼苏玉芹和江男,尤其他闺女那小眼神,瞟完更底气不足了:“我们不是两口子嘛,咱是一家人。”

苏长生异常心理复杂摇头:

“你们啊,你俩带着那二百七十五块钱就来了,我记得真儿真儿的,这才有了今天,几十万的治疗费用,甭管咋地,你们都敢揽下,当女婿当成你这个样,我?

唉!总之,源达,两口子磕磕绊绊少不了,我其实惦记过小芹,我还……

算了,那些臭氧层子就不说了,往后啊,你们更得好好过,多理解,别忘了以前穷的时候互相扶持,勤俭持家的日子。

你娘这查出毛病,俺们还得让你们掏钱,也不知我到死能不能还上,等以后,我也其实没脸多说你了……”

苏长生说不下去了,江男嘱咐她妈别动不动就哭,却没想到姥爷喝点酒能眼圈儿红了。

或许这是在包房吧,她赶紧在桌下一边一个,握紧姥姥和妈妈的手,怕局面无法控制。

江源达有点儿尴尬、有些慌乱地说:

“爹,你看,你这是干啥?那我、我要是有错?你揍我都是应该的,跟花不花钱,有没有钱有啥关系,跟你是爹,我是姑爷有关。嗯!嗯嗯!”连续清了清嗓子,说不下去赶紧找别的话题,脑子急转故意道:

“不过爹,你真得抽空说说小芹,对,我跟你告状呢。

你说咱男人多难吶,像你说的,空俩爪子来的,哪有啥朋友?完了咋整,随着条件变好,就硬跟人家处关系呗。

有那么几年,小芹真是没轻了给我小话儿听。

其实她不大嗓门,不像别人那媳妇爱吵爱闹,但磨叽啊,我也受不了。

跟我耳朵边儿夸别人家爷们,什么挣钱全都上交,兜里就留点儿买烟钱,看看人家,再看看我,啊,怎么怎么地!

那您说,都是天下掉下来的朋友?那不得花钱嘛,一边希望我得有能耐,一边还得向别人学习钱都交了,啥都听话,可能嘛?是不是爹?”

苏玉芹歪头看江源达,一脸无语,心话儿:你咋胡说八道呢?再说就算有,不小心表现出来,都哪年的事儿了?我为啥现在跟疯了似的,心没数啊?

江源达赶紧在桌子下捏了捏妻子的手,还使个眼神,那意思这不往别的地方唠呢嘛,要不你爹哭了,你哄啊?!

还好,苗翠花马上接话:“是,小芹我发现你现在脾气可大了,还贼败家,我这趟来真是……”

“丫头啊,你呀你,不惜福!”这是苏长生。

这顿饭吃的,大伙吃的都很好,只是苏玉芹遭点儿罪得挨骂。

江男和江源达隔桌子对视,她呵了一声。

而江源达是:小东西,这回存折得给我了吧,你姥姥得用,还有那手机,别跟我撒谎坐出租车还能借到手机,动啥钱买的!

……

等晚上江家人从饭店回来,车停好,全家人刚下车时,任子滔和任建国林雅萍也是才在外面涮锅子归来。

两家大人马上站在一起说话。

喝了酒的老爷子,站在后面眨了眨眼,又眯起眼望任子滔辨别。

苗翠花是很直白地伸出手指:“呀?他是?”

江男心一跳:“姥姥!”

“嗯?”

“他爸他妈在。”

苗翠花秒懂,用气息和外孙女嘀咕:“是是是,得装没见过,哎呀,磕碜吶,就是他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