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怪?神仙?

陆乾震惊之余,心中不由得蹦出疑问。

这世界的画风开始变异了?

“给我那颗红菩提子,我就救你一次。”这时,那道童子声音再度在脑海响起。

陆乾转头望了一眼郭娥。

这女人知道她养的驴子会讲人话么?

郭娥微微一拱手:“这小家伙估计是觊觎神勇王手中的鹿肉,失礼了。”

说罢,便揪了揪灰驴的毛耳朵。

霎时间,灰驴像拆家被发现的二哈,眼中浮现出一丝害怕,蹭了蹭郭娥的秀手,乖乖低下脑袋。

“嘻嘻,这灰驴比大虎还通人性!”

苏璎珞见此,突然想起镇抚司养着的那只大虎。

“确实。”

清纯俏丽女神韩雨嘉yoga白嫩美腿性感生活照

陆乾意味深长地点点头,深深看了灰驴一眼。

“郭姑娘,我家中还有要事,告辞了。”

一旁的沐灵水向郭娥拱拱手,眉宇间有一丝纠结疑难之色凝结不散。

“请便。”

郭娥淡然颔首。

“沐姑娘,记得多喝烫水。你水枯泽困呢!”陆乾好心提醒。

哪知道,这好心提醒只换来沐灵水一个白眼。

“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

陆乾望着沐灵水远去的背影,低头对苏璎珞道:“璎珞,你可千万别学她。不识好人心,迟早被狗咬。”

此话一出,飘然远去的沐灵水一个踉跄,回头狠狠骂了句:“你才是狗!”

“你俸禄没了!”

陆乾淡然回了一句。

啪。

沐灵水气得美眸瞪裂,浑身发抖,体内罡气直接失控,脚下石阶爆裂。

“施主,一百两。”

那个神出鬼没的红袈裟老者再次出现,摊手伸到沐灵水面前。

“……”

沐灵水咬碎银牙,恨恨掏出一颗金元宝,剜了陆乾一眼。

可恶!

在这玄京碰着陆乾没好事!我惹不起躲得起!回去就请辞,去别的地方!我就不信了,这天下之大,还躲不掉陆乾这无耻之徒!

想到这,沐灵水转身轰然电射离去。

“这女人,脾气真火爆,动不动就弄坏别人的东西,也不知道哪个将来会祸害哪个倒霉家伙。”

陆乾收回目光,摇头感叹一声。

“……”

郭娥斜眼看过来,神色有些异样。沐灵水如此暴躁,恐怕是神勇王你造成的吧。另外,这句话,那位沐姑娘绝对听到了。

隐隐之间,她似乎听到数里之外沐灵水咬牙切齿的声音。

“璎珞,我们走吧,去吃斋饭。”

“好呀!”

陆乾浑然没有在意郭娥的目光,朝她点点头,便牵着苏璎珞走出偏院。

当然,二人几下啃完鹿腿,也没让大相寺的僧人瞧见。

一路走着,经过诸多佛堂大殿,陆乾也任由苏璎珞进去逛几圈,心中一直在沉思。

那只灰驴绝对是妖怪之流的东西!

他没有降妖除魔的神通法术,是真的不敢去跟那只驴子做交易,谁知道会不会被算计到。

从心之下,他还是选择视而不见,直接溜走。

哪知道,刚穿过一处佛塔塔林,一道灰影一闪而过,就出现在陆乾面前,拦住了去路。

“我想吃你身上的那颗红菩提子,有麒麟血的香气!”

驴子大黑眼珠放着绿光,垂涎三尺。

“咦,这灰驴怎么又跟过来了?要吃的?”

苏璎珞咬了咬手指,从怀中掏出一包糕点,很是不舍地扔了一块出去。

这糕点是个藏起来,等回到相府吃的。

滋溜。

灰驴一张嘴,直接咬住糕点,几下咀嚼就吞入腹中,依旧紧紧盯着陆乾。

“你说救我?怎么救?”

陆乾试着束音成线,渡到灰驴耳中。

“你有血光之灾!”

小灰驴眨了眨眼:“是真的!你先天屠夫之相,属下九流的低贱命格,本应一直杀猪杀到死。但现在你成了后天帝皇命格,乾龙在天的面相,贵不可言!这是好事,但也是坏事!屠夫到帝皇,你要历经九九八十一难!”

童子般清脆的声音响起,透着无比的认真。

但还是很难让人相信。

“……”

陆乾一脸懵逼。

我难道是唐三葬转世?那谁是我的孙悟空?

“你不信?”

小毛驴急得扬蹄刨地,原地转了三个圈,鼻中吐出两道白烟热气:“你的帝皇命格在崩溃,死到临头!”

“你这算卦的本事,比那老道士强多了。起码比他会吓唬人。只不过,这样的门道我见得太多了。什么死到临头,难道有人会把我吃了不成?”

陆乾牵着苏璎珞,慢悠悠走着。

“咦,你怎么知道?”

灰驴紧紧跟着陆乾身旁,惊奇道:“血蟒吞龙!我用天命望气术看你周身的命格,发现有一条血蟒,盘绕在你身上,在吞吸你的帝皇龙气。这一难你避不过去,必死无疑!”

什么神神道道的。

陆乾更不相信了,微微一皱眉,眸中闪过一道锐光:“那么,你能告诉你是什么妖怪么?”

“不能!”

灰驴很干脆的答道。

它似乎还想说什么,这时,一道空灵声音从旁响起:“原来你偷溜出来是要吃的。”

人随声至,郭娥雪白身影似仙女般飘来,葱葱玉指一下子就揪住灰驴的耳朵。

昂昂昂。

灰驴仿佛被捏到命门弱点,连连发出几声驴叫,声音中透着浓浓的求饶意味。

随后,它讨好的蹭了蹭郭娥的细腰。

“神勇王,请见谅,我管教不严。”郭娥向陆乾拱拱手。

“郭姑娘言重了。”

陆乾随意的挥了挥手,心中暗暗点头。

看来郭娥并不知道她养的小毛驴会讲人话。

“神勇王请便,我先去找我师叔。”郭娥翻身骑上小毛驴,一拱手,轻拍一下驴脑袋。

灰色小毛驴立刻一蹦数百米远,飞跃几座大雄宝殿。

只留下一句糯声糯气的话传入陆乾耳中:“记住了!血蟒吞龙!你想要活命,就找神兵‘裁决’,能救你一命!”

裁决?

那件传言中能够让三岁小孩也斩杀法相外景境的无上神兵?

陆乾眉头一挑,若有所思。

随后,他领着苏璎珞走到香客斋,二人胃口大开,直接将里边斋饭一扫而空,吃得小肚子鼓鼓的。

吃饱喝足,二人一路游玩,等日落之时才回到宰相府。

“陆哥哥,谢谢你,我今天玩得很开心,这是我给你的礼物。”

宰相府门口,苏璎珞肉嘟嘟脸蛋上满是喜悦开心,递了一个香囊给陆乾。

“我也谢谢你。”

陆乾收起香囊,捏捏她的小脸蛋,俯身摸了摸她的脑袋:“你在宰相府好好练武,等过几天我再陪你玩。”

“好!拉钩!”

“嗯!拉钩!”

二人很幼稚地拉钩,随后依依不舍分离。

苏璎珞开心写在脸上,一蹦一跳,跑向自己的宅院。

一旁的容嬷嬷看得眉头直皱。

“容嬷嬷,凤生九子是什么意思?”突然,苏璎珞想起什么,转头脆生生问道。

容嬷嬷听了,脸色微变:“小姐,你今天的功课还没做完呢。”

“哼!爹说了,今天不用做功课,你不说,我自己去查。”苏璎珞轻哼一声,转身蹦向书房。

见此,容嬷嬷嘴唇微动,传音出去。

不一会儿,书房里关于算卦的书全部消失不见,苏璎珞扑了个空,只能满怀好奇地回到宅院练武。

……

皇子车辇上,陆乾打开香囊,掏出里边的东西。

是一道经文折成的平安符,应该是苏璎珞在寺庙里求佛的时候特意为他求的。

陆乾心中顿感温暖,将平安符放入香囊,放入怀中。

随即,他神色凝重起来,吩咐道:“去镇抚司!”

等他从镇抚司回来,已经是深夜。

天空乌黑阴沉,银蛇闪电在层层墨云后无声闪烁,似乎有一场大暴雨即将降临。

刚回到阁楼,刑老道便将他拉入地窖密室,肃然道:

“老陆,不对劲!那个言踏月邀请你跟我去言府一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