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这时候,卓庆站在仙舟的船头对着众人发话:“我带领大伙儿参加剑会,有些话要叮嘱几句。请大家听好了。”

众人都放下手头的事,走出船舱看向他。

原本站在外面的修士,也都转头凝视着他。

卓庆接着说道:“我知道,这次去参加剑会的人中,有一半参加过上次的剑会,但还有一半的新人,不了解剑会的规矩。剑会采用循环赛,总共十大剑派,再加上七大世家,相当于十七个门派。

每个门派都只派出一位金仙、十位祖仙和一百位天仙,中途不准换人。每个人出场十六次,每次有一个对手,赢了也就赢了,输了要早些认输,千万别受重伤,一旦受重伤,就没法参加后续的比赛了。

为了保护参赛的人,我给大伙儿每人一张护身仙符,但是要记住,按照剑会的规矩,一旦启动仙符,就等于认输了。

剑会跟家族内部的比试不同,虽然有裁判,但不会出手救人。敌人也不会留手,你要想活下来,只能靠自己的判断。启动仙符,不能太晚。输一场不要紧,总比被人杀死,无法参加后面的比试好。

我先后参加过八次剑会,亲眼目睹每次剑会都有人受重伤,甚至有些人当场惨死。就算有护身仙符,也来不及激发。

十六场比试,每天一场,耗费大量的仙元力,刚开始的时候生龙活虎,到最后筋疲力尽,有的门派连一半的人都没剩下。

我们青鸟世家,上次参加剑会的时候,最后一场只剩下五位祖仙,五十三位天仙……”

众人都在凝神倾听卓庆讲话,每个人都觉得心情沉重,压力很大,因为来参加剑会的都是各派高手,从千军万马中精心挑选出来的,想胜一场都不容易,更何况要连续比试十六场,这是一次艰苦卓绝的考验。

这时候,卓庆忽然提高声音道:“青鸟家不会亏待大伙儿,每赢一场,除了增加家族积分之外,还有仙石、仙晶、仙丹等奖励;另外,家族藏书阁中,收藏了一些功法秘笈,每赢一场,可以对学习一门心法……”

纯美少女清纯午后写真图片

众人闻言,又感到精神大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如果没有物质刺激,这些人也未必愿意拼命。

而像卓兴、卓燕、卓风、卓雨、卓绫这些人,则是为自己的家族而奋斗,虽然不看重奖励,但是获胜之后则会拿到更多的家族资源。青鸟家有很多后人,这些人获得的资源并不一致,强者恒强,弱者将被放弃。

然后,卓庆给每个人下发护身仙符,天仙每人一张四阶仙符,祖仙每人一张五阶仙符。等到秦笛走过去的时候,领到的却是一张五阶仙符。

卓庆拍了拍他的肩膀,道:“秦先生乃是主宾,对青鸟家有特殊的意义。我必须保证你的安,对你而言,输赢不要紧,务必要活下来!”

秦笛笑道:“放心,我死不了。”

他来参加剑会的目的,是为了增加对剑仙界的了解,而天仙级别的交手,对他来说,一点儿挑战都没有。

卓庆不晓得他真正的实力,觉得他可能掉以轻心了。

“秦先生,要想激发五阶仙符,需要多动用一些仙元力!千万别忘记这一点!”

“明白!”秦笛自身便是仙符师,怀里揣着一摞自制的六阶仙符,又怎会不明白这一点呢?

自从晋升天仙巅峰,他已经能炼制六阶的丹、器、符、阵了,并不局限于炼制六阶仙剑。

接下来再进一步,晋升祖仙之后,他将能炼制七阶的丹器符阵!他掌控丰富的天道法则,所缺的只是充沛的仙元力。如果没有足够的仙元力,制作七阶仙符的时候容易中断,若不能一笔画到底,整张仙符就废了。不管是炼制七阶仙丹,还是制作七阶仙阵,都会遇到同样的情况,讲究一鼓作气,不能半道停顿。

而在铸造仙剑的时候,他施展炼星之法,中间可以停下来喘口气,因此能提前获得七阶仙剑。

秦笛离开船头,走到左侧的船舷边站定,放眼望着下方的风景。

这时候,一个身穿黑衣身材挺拔的年轻人走过来,此人长发披肩,剑眉星目,鼻若刀削,嘴唇略显单薄,下颏高高抬起,望着秦笛说道:“你叫秦竹?刚刚家主说的话,我在旁边听到了,你引起了我的好奇。据我所知,青鸟家的主宾,无一不是老牌的祖仙,而你却还是天仙,我想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秦笛转头看他一眼,问道:“你是谁?”

那人说道:“我叫王成,进入青鸟家三万五千年,完成了许多任务,至今才是嘉宾。你是哪年加入青鸟家的?怎么跑到我前面去了?”

青鸟家的等级,最高的是主宾,其次是贵宾、嘉宾、上宾、客宾、游宾。从嘉宾到主宾差两级呢。如果是普通的修士,很难晋升上去。

秦笛道:“我是铸剑师,你若是需要仙剑,可以来找我。”

王成眨眨眼睛,显得有些迷惑:“你一个铸剑师,为何要参加剑会?是不是不想活了?你若是死了,好不容易拿到主宾令牌,岂不是白拿了?”

秦笛摆摆手,道:“你小心自己活下来就行,管那么多做什么?”

因为一言不合,他便懒得搭理对方。

他不喜欢这种粗鲁没有礼貌的人。

王成有些恼怒,拂袖而去:“秦竹,我等着看你的笑话!”

秦笛没有多看他一眼,仿佛没听见一般。

这时候,卓绫走过来,笑道:“秦先生,你知道剑仙界有多少金仙?而哪位金仙实力最强吗?”

秦笛摇头:“我不清楚,麻烦你跟我说说。”

卓绫道:“每次剑会之后,都会推出‘剑仙谱’,从高到低分成三阶,金仙算是大剑仙,祖仙算是中剑仙,天仙算是小剑仙。中、小剑仙根据剑会成绩,只取前一百名;而大剑仙凑不够一百之数,所以囊括了所有金仙,即便没来参加剑会,也会被列进去。”

秦笛道:“原来是这样,上次的剑仙谱,收录了多少大剑仙?”

“总共七十三位大剑仙,平均每个门派有三四位。我们青鸟家的老祖,七阶金仙,排在第三位;前面两位分别出自轩雨剑派和青萍剑派,都是八阶金仙;我家二爷,作为二阶金仙,上次排在第四十九位。这次他晋升一阶,有可能往前挪动几位。”

“轩雨剑派和青萍剑派那两位老祖,会参加此次剑会吗?”

“应该不会参加。不过,他们是大门派,即便不亲自出手,下面还有五六阶的金仙,依然能占据上风。”

“既然是八阶金仙,为何还留在剑仙界,不肯飞升金仙界呢?”

“我听二爷说,上界有‘大恐怖’,有位仙王掌管剑仙界,会让飞升上去的金仙发誓效忠,如果拒绝就会被杀死。”

“是吗?那位仙王叫什么名字?”

“即便有人知道,也不敢提他的名字,或许他能隔空听见。”

“他是否有分身出现在剑仙界?”

“不晓得。每次剑会到了最后环节,获胜的大剑仙登上祭坛对天祷告,有时候会从天上赐下剑诀,或者高阶仙剑。可那是有代价的,接受赏赐的人要跪下来,对着上天三拜九叩……正因为这一点,我家老祖不爱去参加剑会……”

说到这里,卓绫收了声音,改为神识传音,道:“你想啊,我们青鸟家出自白帝宫,青鸟仙帝地位不低,我们作为他门下弟子,怎能轻易对外人宣誓呢?跟我们类似的,也包括轩雨剑派和青萍剑派。轩雨剑派出自黄帝宫,青萍剑派出自玉清派……”

秦笛明白了:“这么说,这种剑会只有祖仙和天仙认真厮杀,作为金仙都不会倾尽力?”

卓绫道:“高阶金仙自然会收手的,低阶金仙还是要尽力,否则输了积分,要拿仙石补偿。”

秦笛赞道:“你知道的东西不少嘛。”

卓绫笑道:“我毕竟是青鸟家后起之秀。家里发生的大小事都晓得。预计这次参加剑会之后,如果没有受重伤,顺顺利利的活下来,再有几千年,我也该进阶祖仙了。”

秦笛道:“你拿到护身仙符了吗?是四阶还是五阶?”

“五阶!跟你一样。”

“青鸟家有高阶仙符师?”

“有一位主宾能炼制五阶仙符。但是产量很少,五百年才提供一张。”

五十丈长的仙舟,平滑的飞在云层中。

一路上平静无事,没有人拦阻,也没有碰到任何的高阶妖兽。想来剑仙界人族鼎盛,大部分妖兽都被斩杀了,即便有剩下来的,也被人圈养起来。

卓绫站在仙舟上指指点点:“刚刚飞过了高阳家,现在是连山家的地盘,再往前就是南明剑派了。南明剑派主要是火修,当地的火系资源比较丰富。你说自己五行兼修,可以去市面上走走。南明山下有座仙城,城中有一个仙墟,聚集了很多的火修士,可以在哪里买到多种仙火。”

秦笛问:“你怎么知道?莫非以前来过?”

“嗯,我以前跟着姑姑出来游历,曾经到过南明仙城。”

“出来游历,会遇到风险吗?”

“对于天仙来说有一些风险,对于祖仙而言风险较小。但要带好青鸟家的令牌,相当于身份度牒。只要不四处乱闯,误闯金仙的私人领地,就没有太大的问题。有些金仙脾气不好,若是不小心得罪了他们,有可能被追杀到死。”

“明白了。这次剑会为什么会在南明山举行?”

“这不奇怪,十大剑派,七大世家,轮流做主,举行剑会。再过三万年,就该轮到青鸟家了,我知道二爷正在发愁呢。因为作为剑会之主,要招待前来修士,还要负责提供奖品,耗费不少的仙石。如果办的太差,会让人笑话的。所以秦先生若有余力,可以多铸造几口剑,那样的话奖品就有了。”

秦笛微微一笑,道:“只要青鸟家远远不断的提供仙金,我可以在三万年内铸剑千口,都在五阶仙器以上,你看如何?”

卓绫大喜:“真的吗?这我得告诉二爷,他肯定会非常欢喜!”

秦笛准备等进阶祖仙后,再认真铸剑一回,将种剑峰上的仙剑部提升到六阶以上,为了达到这一步,他除了要从金风盏中取出仙金外,还要从外界搜集一些仙金,因此青鸟家提供的资源越多越好。

上一次的铸剑,让他的本命仙剑提升到七阶中品,等到下次铸剑,该能提升到七阶上品了。

这四口本命仙剑,乃是他真正的杀手锏之一。尤其是利用四口剑,组成诛仙剑阵,结合风、火、雷、雨,种种天煞之威,即便是碰到金仙,他也不害怕。

然而在这次剑会上,他的对手乃是天仙,无法对他构成威胁,因此他不会放出本命仙剑,更不会动用诛仙剑阵,一旦放出七阶仙剑,势必会吸引金仙的眼球,等于给自己找麻烦。

其中最让他心存顾虑的是,那位“剑仙界主”或许有化身游走本界,一旦发现诛仙剑阵,也会被吸引过来,那才是最大的麻烦呢。

为此,秦笛临来的时候,特意从种剑峰拔了八口五阶仙剑,准备以其来对敌。

八口仙剑可以组成八卦剑阵,这是剑修常用的手段,很多人都知道一点皮毛,但真正精通的并太多。

秦笛钻研过八卦剑阵,包括先天八卦和后天八卦,先天八卦是大仙帝青帝伏羲发明的,后天八卦则是小仙帝文王创立的,因此八卦剑阵也有两种,对于普通的剑修而言,能学会一种都不容易,别提将两种剑法融合为一体了。

秦笛自身便是“神阵师”,精通各种阵法,他曾经精研三才剑阵、四方剑阵、五行剑阵、六合剑阵、七星剑阵、八卦剑阵、九宫剑阵、十面埋伏剑阵、周天星斗剑阵,最多得时候可以动用三千六百口仙剑。后来他融合了各种剑阵之后,最终返璞归真,选择了通天教主的“诛仙剑阵”,而且对“诛仙剑阵”进行了改动,将其与佛门四大“地火风水”融合,从而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如今他舍弃“诛仙剑阵”不用,单纯使用八卦剑阵,就可以打遍“天仙”无敌手。别说是天仙,即便是中低阶的祖仙,也会败在他的八卦剑阵之下。但拿八卦剑阵来对付金仙还远远不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