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宝却不急着收拾,而是拿着刀挑了不少肉出来看,她闻了闻,到底没敢以身试药。

白善似乎看出她的想法,幽幽的道:“听说神农尝百草时不仅会腹痛,还会胸痛,各种痛,眼睛甚至还瞎过。”

满宝打了一个抖,却不肯信,“哪本书上写的,我怎么不知道?”

白善淡定的收拾被她挖得乱七八糟的仙人球,把还完好的放到一边,道:“我也不记得是哪本书上写的了,但我想,不知毒性药性的吃东西,应该都会中毒吧?不是你说的,身体有损伤之后,便是治好了也会不如从前吗?”

满宝不记得自己说过这句话,但实际上的确如此,她更不敢轻易尝试了。

已经将挖出来的植物肉放在一旁,和白善一起去收拾残状。

她道:“这些还好的试着种一下,说不定能带回京城,它们长得那么圆,看着还是挺好看的。”

白善点头。

于是趴在窗户上冲下方叫了一声大吉,让他去准备花盆。

他回头看了一下那些切块的大小,和大吉道:“不要大花盆,要小的。要十二个。”

大吉默默地转头去了。

但这里不同京城,要买到陶盆很难,所以他来回逛了两趟后还是找了镇上的木匠和他定制了木盆。

青春少女闺蜜照运动场上活力四射图片

得知贵人们要的是盛菜那么大的木盆而已,木匠很不解,“会不会太小了,洗漱不好洗吧?”

大吉看了他一眼后在屋内一扫,就指了一个道:“面上和这个差不多大就可以,只是要深一些,我们拿来种花的,所以要盛土,你得尽量做深一些。”

木匠:“……大人,这是木碗。”

他做了这么多年木匠,过往的客商没少找他打一些东西,比如随行的木桶和木盆裂了碎了的,基本都找他买或者定制,这还是第一次见定制个木碗种花的。

没错,木匠觉得这么小的东西根本不配称为盆。

不过客人们出手大方,这事儿也不难,他还是接下了这单子,然后道:“得后天才能拿到。”

大吉点头应下,转身回去禀报。

满宝已经从科科那里知道了些它们的习性,知道它们生命力顽强,放上几天不会死,甚至还可以晒一晒太阳,做一些切面的处理。

满宝便和白善就将东西移到一楼,现在太阳不大,正好可以晒。

殷或回来时正好碰到庄先生他们从镇长家拜访回来,两队人马在门口遇见,然后热热闹闹的进门,一进门就看到俩人正背对着他们蹲在廊下,手上正摆弄着什么。

周立如最先冲上去,“小姑,你们在干什么?”

满宝就让开让他们看她和白善一下午的成果。

庄先生看了一眼,摇了摇头后转身回屋。

满宝问他们,“怎么样,镇长客气吗?”

白二郎道:“幸亏你没去,你不知道这镇长以前就是马贼,他才喝了两杯酒就拉着庄先生说起他以前当马贼的事儿来,是带着手下人怎样从别的马贼手里抢东西,或者从其他城池里抢东西,这镇上有三分之一的人曾经是马贼,剩下的还有一半是跟马贼有关系的人。”

满宝张大了嘴巴,问道:“那聂参军……”

白二郎就哈哈大笑道:“聂参军就和他喝酒,还谈起附近哪座城镇比较好打呢,要不是我们拉着,聂参军说不定今晚就要在那里住下和他喝酒了。”

白善就和满宝对视一眼,问道:“你们还吃晚食吗?”

白二郎摇头,“从进他家门就在吃,一直吃到现在,我是吃不下了。”

刘焕和周立如也表示不吃了。

满宝就让贺嫂子去煮两碗解酒汤。

白二郎摇着手嫌弃的道:“虽然我喝了一杯酒,但并没有醉,我可不喝解酒汤。”

刘焕也不喜欢,也表示不喝。

白善道:“不是给你们的。”

白二郎歪着头想了想,“哦”了一声后道:“给聂参军和先生的呀。”

殷或见他一身的酒气,有些嫌弃,“你先去洗漱吧。”

白二郎看到了便道:“这不是我身上的,是聂参军,他喝太多酒了,我把他架出来时沾上的……咦,聂参军,你不是醉了吗?”

白二郎瞪大眼的看着聂参军从隔壁墙上翻了过来。

聂参军冲他们咧嘴一笑,跳下墙后精神奕奕的挥手道:“换了一身衣服舒服多了,周大人,我们屋里说话。”

满宝点头,让白二郎他们先去洗漱,然后和白善一起带着聂参军进了大堂,然后让人去请庄先生。

白二郎转了转眼珠子,就一手拽着刘焕,一手拽着殷或上前凑热闹,洗漱什么的稍后也可以的。

庄先生也换了一身衣服,又喝了一盏茶,身上的酒气就消了不少。

他笑着出来,目光扫过白二郎几个,没说话。

聂参军给自己灌了一杯茶才道:“之前就听人说起过镇长以前是做打家劫舍的,却没想到这整个镇有近一半的人都做过类似的事儿。”

白善道:“我看他们如今也算安居乐业,应该不会对过路的客商动手吧?”

聂参军点头,有些牙疼的道:“我们打探了一下,镇长的意思是,只要我们不惹事,他们也不会做什么,而且人在镇内是安的,他们还会保护我们,外头的马贼不敢进来。他们这样也是肃州那边认同的,每年还会和肃州进贡。”

说到这儿,大家不由转头看向刘焕。

他爹是肃州的长史,仅次于刺史,这些内务首先要过他的手。

刘焕默默地和他们对视。

大家移开目光,白善点头赞道:“相当于招安,肃州兵力难以到此,这个法子其实不错,起码现在绿洲上的普通百姓过得还不错,不会再遭受马贼之祸。”

聂参军点头,脸色严肃了些,“天花的事传到这边来已经变了样,今年西去的客商减少,连往东来的西域商人也少了近八成左右,所以外面乱得很,不仅是马贼,还有草原上流落过来的突厥兵马,他们都想趁机攻下这片绿洲,路上的客商基本很难有逃得过他们手上的。”

庄先生这才慢悠悠的插话道:“他问我们需不需要他们保护送到凉州去,我倒觉得可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