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正聂看了一眼萧柏,问道:“洛海带着的天域派弟子大概有多少?”

“有两百多人吧。”萧柏说道:“他们原本是想在鬼城的,可是杨惊已经回来,在鬼城成势,洛海带着的这些人,一直就住在天域城,他们还是想回到天域城,才有这样的事。”

“留下他们吧。”可不少人了,而且现在天域城正缺人。

萧柏见寡正聂同意了,心才松了一口气。

萧柏又说道:“盟主,是不是应该见一见洛海。他一直都不敢让我把他到了天域城的事情告诉盟主,怕盟主生气,可现在已经这样,也藏不住了,既然让他们留下,盟主应该见一见。”

寡正聂听了道:“是应该好好见见。”

“过去的已经过去,现在最重要的是对付新城派,难道不是吗!”

寡正聂点点头。

“虽说是一个不大的首领,但我们应该拿出气派,用个仪式,接他们进第三魔,一定会让他们感激涕零的,也会在蛮荒成佳话,赞叹盟主的大人有大量。一定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想加入我们天域城。”

寡正聂自豪的笑了笑,说道:“好,给我摆一百桌酒席,迎接他们到我们第三魔。”

萧柏听了甚喜,问道:“在这边摆吗?”

“不了,到醉仙楼去。”这新的府邸还很小,现在在修建,很多都需要时间,估计摆不出什么气场来,寡正聂小声说道:“春儿不喜欢被别人打搅。”

白嫩清新氧气型美女自然甜美写真

萧柏一听,明白了寡正聂的意思,更高兴了,看了一眼春儿的房间,小声说道:“放心吧,我来安排,三日后,盟主过来就行,绝对满意。”

寡正聂点点头,心中无比的高兴。

这时春儿从房间里出来,要和萧柏打招呼,萧柏赶紧站了起来,和春儿打了个招呼,便说道:“盟主,我那边还有事情,要是没有什么事情,我先走了。”

春儿说道:“这么快就要走呢,不留下来吃个饭。”

“下次吧。”萧柏赶紧离开了天域城,已经冒了一身冷汗,总算是松了一口气,真是危险。这诡浪真会给他找麻烦,恨不得一刀子把他给宰了,幸好留了一双眼睛,要不是春儿,他可就危险了。

同时又在想,三天后,绝对是一个好机会,他是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迟早都会让寡正聂发现什么,他得赶紧行动才行,以免夜长梦多。

寡正聂的府邸在北城,醉仙楼在南城,他可以借这一次机会,把寡正聂带出来,日后要把他弄出府邸,肯定要找借口,现在可是现成的。

机会难得。

他决不能错过。

他一路回来,就不断的在思考着,简直就像是做梦了一样。

一回来,便给了一封信萧瀚,让他带过去给袁门海,他要和袁门海,好好商量一下,在醉仙楼,怎么杀掉寡正聂。

……

叶辰他们顺利的拿下了天乐城。

几乎没有遇到任何的障碍,打了一场小战,大批的翼龙出动,杀向城墙的守卫者,那些人知道寡正聂放弃他们,立即举旗投降,不到半天就拿下了。

空沙惊讶道:“还真如掌门说的,寡正聂放弃了天乐城。”

残墨说道:“他们想留着人,守住天域城,他们不知道天乐城的战略重要性。拿下天乐城,这周围我们就稳定下来,他们就只剩下天域城了,我们算是彻底的打出了旗帜,接下来肯定会有越来越多人加入我们,我们可以好好招收一群好弟子,找到合适的时机,再攻打天域城。”

空沙说道:“掌门可以和灵儿成亲了,我们回去就好好准备,挑一个良辰吉日,就成亲。”

天乐城的遭受的破坏,还算可以接受,叶辰看着城内,点点头,说道:“降诸葛,天乐城的事情就直接交给你了。”叶辰留下了一批人。

空沙说道:“寡正聂不敢派人过来了。”

李莫也说道:“他们都直接放弃了,怎么可能还会夺回来。”

残墨却说道:“我听说,最近的萧柏,不断的招人进天域城,不管好的还是坏的,不管身份,只要愿意来就成。”

空沙听了一笑,说道:“这家伙不是说要离开第三魔,怎么这么积极了。”

降诸葛说道:“要攻打天域城,我们还得慢慢来,寡正聂既然不来救天乐城,就是把所有的实力放在守住天域城上。”

叶辰点点头,也是这么想。

“这个草包,成不了多大气候,到时候,我们把人拉出来,让他好好看看架势,很快就会直接放弃了。”空沙说道。

李莫笑道:“最重要的是叶辰和灵儿的婚事,拿下天乐城,置办婚礼的钱,也有了。”

叶辰说道:“别祸害城里的人。”

“我们把寡正聂收取民脂民膏的府邸搜刮完,就有用不尽的钱。”

叶辰听了说道:“那些都是城里人的钱,还是拿这些钱,为天乐城的人做点事,不要用在我们的婚事上。”

降诸葛点点头。

叶辰说道:“注意好天域城那边的动静,不管他们到底怎么想的,我们都不能大意。”

“放心吧。”降诸葛道。

“好了,这里就交给你了。”叶辰留下了降诸葛等一群人,带着残墨他们就离开了天乐城。

这时候新城派慢慢的起势了,在蛮荒建立起了形象。

……

弥陀和尚这边也有一些坐不住了,不过这时候,在天域城的密探,却得到了一些解释不清楚的消息。

井破和梦修罗、西风老人兜回来了。

井破说道:“奇怪了,怎么前一阵子,说萧柏要离开,一下子,就不离开了,还拼命的招收弟子,这好像说不通。”

梦修罗说道:“好像听说袁门海回来了,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不会吧,这袁门海回来了,那他在何处?”井破惊讶的问道。

“谁知道呢!”

井破说道:“我听说寡正聂把洛海召回到天域城去了,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西风老人最清楚,他派的密探,才刚刚传回来消息,说道:“是真的,萧柏确实把洛海等一大批天域派的弟子招回到天域城了。”

“不会吧,寡正聂才把洛海等一批天域城的弟子赶出去,洛海还不恨死寡正聂,怎么会帮助寡正聂对付新城派呢。”井破很不理解。

西风老人说道:“说是萧柏和洛海有交情,寡正聂给了萧柏很多银子,让他把能够战斗的人,都招进天域城来。”

梦修罗疑惑的说道:“你们说着袁门海,是不是真的回来了?”

弥陀和尚听了,说道:“有可能是真的回来了,大战仙魔界后,袁门海确实没有死,带着一群人逃出来,现在在中原,基本都给仙魔界掌控了,不好混,就如我们,都跑进了蛮荒,袁门海原本就是蛮荒的。”

井破听了一刹,说道:“那就是说他很可能跑回到蛮荒来了。”

梦修罗点点头,更疑惑了,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洛海不会去找袁门海吗?怎么可能直接投靠寡正聂呢?”

井破也不理解了。

梦修罗又道:“会不会他们已经找了袁门海。”

井破道:“如果他们找了袁门海,为什么还要投靠第三魔。袁门海会投靠寡正聂这种草包,为这种草包卖命吗?”

“袁门海只会想拿回天域城。”梦修罗冷冷的说。

西风老人听了说道:“会不会这里是一个阴谋?”

疑惑了好几天的梦修罗听了,好像给敲醒了似的,说道:“有可能,非常有可能,他们可能密谋天域城。”

井破糊涂了,道:“密谋天域城?不会吧,这可是大事情。”

“怎么不会,萧柏都想离开了,他已经看透寡正聂,忽然不离开,说不过去,又招收了这么多天域派的弟子进蛮荒来,他们难道没有鬼?”

井破一听,说道:“你是说,袁门海,很可能会合萧柏密谋天域城。”

梦修罗像是恍然大悟般,说道:“可以说通了,这袁门海,很可能就在天域城里面,而且已经和萧柏联系上了,只是寡正聂不知道,看来他们真是要密谋天域城,萧柏在等,应该知道蛮荒城在寡正聂的手中,是不可能斗得过新城派的,索性联手袁门海,非常有可能。”

那几个人听了纷纷像是解开了谜题一样。

井破说道:“如果是这样,将是一件大事情。”

西风老人说道:“我们的密探说,一开始的时候,萧柏不打算把洛海和天域派的弟子加进来的消息告诉寡正聂的,后来是诡浪发现了,再后来的萧柏解释通了,说准备在明天,在醉仙楼,摆上百桌,化解第三魔和天域城的仇恨。”

“会不会是个阴谋呢?”梦修罗问道。

弥陀和尚一直在听,忽然说道:“应该是一个阴谋,在寡正聂的府邸杀死他,有些难,最容易,就是引他出来,醉仙楼正在外面,比较容易神不知鬼不觉就杀掉寡正聂,还不惊动城里第三魔的人。”

fp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