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匹敌觉得这件事到现在为止都好像在做梦一样,路上遇到了一支莫名其妙的队伍,救了他们,莫名其妙的知道了逍遥国,来了逍遥国,莫名其妙的就将得到一大笔来自逍遥王的赠予。

是的,这就是赠予,因为逍遥王莫名其妙的就觉得李叱是一个英雄,一个他所不及的勇士。

之所以如此认为,是逍遥王的祖父,老老逍遥王在某一天心血来潮,于本子上记下来自己的一些感悟,而这些感悟就应对在了李叱身上。

唐匹敌看向余九龄,余九龄才不会去想这么多事,他只觉得马上就要发财了,而且不用给逍遥王表演一百个人瞄准余九龄扔飞刀的游戏,岂不美哉,又何止是美哉。

李叱却有些犹豫不决,因为他很清楚逍遥国此时此刻这繁荣和文明背后的不稳定,这里抵抗不了外敌,这里的金银财宝也不是取之不尽。

看到李叱在犹豫,逍遥王似乎理解李叱的想法,他是一个很胖很胖的人,但绝对不是一个思想很懒的人,最起码他在思想上一定不懒。

“我在你的眼睛里看到了担忧。”

逍遥王问李叱:“你在想什么?”

李叱如实回答道:“富足是这里繁华和安定的支撑,就像是一根巨大的柱子撑着,我带走属于逍遥国的财物,就相当于在这柱子上砍了一刀。”

“年轻人。”

逍遥王看着李叱的眼睛说道:“如果你用带走的金银,来帮助你尽快的实现让外边的天下变得安稳下来的志向,你觉得支撑着这里的柱子是结实了还是不稳了?况且钱财之类的事,对我来说真的不算什么事。”

他笑着说道:“如果外边的世界一直都是乱糟糟的,就像是我们这里的记载中写的那样,人吃人,人杀人,国灭之前民先不生,我们这里早晚都会被发现,早晚都会成为那些恶魔屠刀下的冤魂。”

爱笑的牛仔裤女生

他站起来,很高大。

用一种让人觉得有些悲伤的语气说道:“你看这里,没有人愿意使用武力,觉得使用武力是一种很无耻的事,一旦有恶魔一样的人闯进来,这里的人没有反抗之力,如果你能让外边的世界没有这样的恶魔,我们这里才能更长久,如果将来有一天外边的世界没有了战争,我们甚至可以走出去看看。”

逍遥王长长的吐出一口气:“你们觉得这里很大吗?这里一点都不大,我甚至不敢轻易走出山城,我怕太早就把这里的一切都熟悉,会让人觉得无趣。”

李叱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些什么。

逍遥王道:“你比我了解外边的世界,我比你了解我们这里,我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有一天,你会来这,笑着告诉我说,外边已经没有战争了,外边的人已经不像恶魔了,那时候,我们的人就可以走出去看看。”

他问李叱:“褒城安在?”

李叱摇头:“褒城已经不在,现在叫做冀州,也许以后冀州也会不在。”

逍遥王沉默下来。

“这里能让你看到的,能让你学到的,如果对你以后帮助很大……那就说明这是天意,天意让你走到了这,天意让你从这取走天赐的金银。”

逍遥王迈步,一边走一边说道:“跟我来吧。”

李叱和逍遥王一边走一边聊天,才知道当年的历史到底是什么样子,现在的楚国人已经不知道当时到底是一种多复杂的情况,因为史册上根本没有记载。

楚国绝大部分人都不知道曾经有一个幽山国存在,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楚立国之后毁掉了所有幽山国的史料。

即便是知道幽山国存在的,也大多认为幽山国是一个很小很小的国家,如高院长那样的人可能算是唯一。

逍遥王告诉李叱,幽山国确实是被楚军所灭,但幽山国在楚军北上之前就已经名存实亡,但这种名存实亡持续近一百年。

蒙帝国统治了庞大的区域,蒙帝国的铁骑南下就是以幽山国作为跳板,因为从根源上来说幽山国是铁鹤的一支,但因为长期学习中原文化,所以幽山国的人不想承认他们是铁鹤部。

铁鹤部分裂之后,草原上的那一支在最初还被幽山国击败,再次分裂成两支,一支往西北一支往东北。

进入东北草原深处的那支铁鹤人,经过几百年的演变之后变得异常凶悍强大,杀回草原后就迅速击败所有部族,建立一个统一的草原国家,只筹谋一年就开始挥军南下。

这一次,幽山国挡不住了,建立了幽山国的铁鹤部后裔,被他们祖先击败的铁鹤部后裔彻底碾压。

蒙帝国却没有灭掉幽山国,而是逼着幽山国皇帝宣布称臣,只给幽山国保留褒城为都城,其他的地方全都被蒙帝国霸占。

对于幽山国的皇族来说,那是最屈辱的近百年历史,他们的国一直存在,可是却像是被人圈起来围观的动物一样。

每一代蒙帝国的汗皇,都会向看动物一样来看看他们,这是一种无法描述出来的屈辱。

曙光的到来已经是近百年之后,蒙帝国统治几乎瓦解,各地义军纷纷起来反抗,幽山国皇帝也组建了一支军队,最多的时候,他们将幽山国原本的疆域恢复了三分之一。

然后楚军到了。

那时候的楚军,没有任何敌人可以称之为对手。

这是一种很难理解的事,当时的楚军怎么打都赢,多强大的敌人也会被碾压,更让人觉得难以置信的是,蒙帝国号称天下无敌的骑兵,居然被刚刚组建起来还不到一年的楚军骑兵击败。

那是蒙帝国灭亡的关键一战,十四万蒙帝国铁骑对阵八万楚军骑兵,却输的一败涂地。

楚军北上,摧枯拉朽一样击败了蒙帝国的军队,也击败了刚刚看到希望的幽山国。

在楚军眼里看来,幽山国就是蒙帝国的走狗,不然为什么不灭国?

于是楚军奉命焚烧了和幽山国有关的一切,包括他们的都城。

这些,都没有记录下来,李叱听逍遥王讲述的时候,脑海里只有一个和蒙帝国和幽山国都无关的念头……当时的楚军为何战无不胜?

因为信仰。

那时候的楚军是为信仰而战,他们觉得靠他们的战斗就能终结蒙帝国的压迫。

然而那时候的蒙帝国看似庞大的军队,已经糜烂,铁鹤人成为统治者之后自命为第一等,生活太过骄奢淫逸,哪里还能打仗。

信仰。

李叱在心里深深的记住了这两个字。

他也深深的记住了逍遥王的话,如果外边的世界安定下来,没有了像恶魔一样的人,那么他们也就不必再躲在这貌似世外桃源的地方,实则被困在这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当逍遥王打开了地宫的那一刻,李叱他们都被震撼到了,这座庞大的地宫,可能比大楚都城的那座皇宫还要恢弘,仅仅是刚刚

进来的这大殿,就大到让人怀疑是不是眼睛花了。

大,超乎想象的大,最直观的感觉就是大到不敢相信。

逍遥王说,这样的大殿,地宫之中一共有十几个,这样的一座地下宫殿,用几天的时间未必能都走一遍。

大殿里有石雕的群臣,都面朝着龙椅的方向,而龙椅上却没有石像,逍遥王说是他祖上给砸了。

余九龄想说你们拿人家的钱还砸人家祖宗雕像,这就不好了,但是没敢说。

逍遥王带着李叱他们穿过正殿,又走了一刻左右才进入一间巨大的石室,这石室的大小,大概有外边大殿的五分之一。

而在这石室之中全都是金银,连任何珠宝都没有,都是金银,原本应该是一箱一箱的,但是现在箱子都已经碎裂,满地都是。

这和幽山国的砂金比起来,那砂金就是一小堆啊,根本没法比。

“这里的……”

余九龄咽了口吐沫,试探着问逍遥王:“我们可以随便拿?”

逍遥王有些意外的看向余九龄,他摇头道:“不是这里的你们可以随便拿,是这里的你们可以都拿走。”

余九龄眼睛都睁圆了,连他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他连忙说道:“不不不,我们怎么能都拿走呢?太多了,这里的东西,换算起来最起码有数百万两之多,甚至可能有近千万两,我们都拿走的话,你们也没法过日子了。”

逍遥王叹道:“这里……都是给你们的,这样存金银的石室,一共有四个,其中一个快用完了,我们这里人少,几百年才用了一个石室不到,大概用了一个石室的七成左右,还剩下两个石室是满的,我估计能用好久。”

余九龄:“…..”

李叱现在也总算是明白了一些,为什么逍遥王说李叱不用太担心他们这边,银子拿走了也不会影响特别大。

一个石室里的存银用了几百年都没有用完,剩下的两个石室都是满的,再用几百年问题也不大。

要看这里的人口增长如何,他们最初来的时候加起来有几万人,几百年后发展成了几十万,人口发展的速度并不是很快。

李叱之前还问过,逍遥王说这里地方就那么大,所以一开始他的祖先就制定下规矩,尽量不要多生孩子,不然的话这里会放不下大家。

大家出去就危险,这里的人历代都好奇外边但是又无比的害怕外边,所以人口控制的居然很好。

这里的社会发展,和外边完全不一样。

李叱回头看向唐匹敌,唐匹敌摇了摇头:“带不走。”

李叱嗯了一声,他对逍遥王说道:“我们这次,只带走一部分,如果不够用的话回来再取可以吗?”

问这句话,李叱都觉得很愧疚,很不好意思。

逍遥王道:“都是你们的了,你想什么时候取就什么时候取。”

余九龄觉得,这才是天下最牛皮的人,什么叫视金钱如粪土,这才是!

李叱压低声音对唐匹敌说道:“现在好像突然有钱了,也突然和纳兰部的人成为朋友了,所以……”

唐匹敌笑了起来,如阳光般灿烂。

虽然他妈的有些不真实,但是想想就很爽啊……骑兵啊,军队啊,就在眼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