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院长推了推眼镜,下意识的来了句“哪个孙子?”

他实在是无法将眼前这张犹如车祸现场的脸,和自己的几个孙子的脸重叠在一起。

“就是最没用,最欠揍那孙子!”林天说道。

“朱松?!”朱院长闻言大呼,低头一看,果然看到对方身上穿着保安制服,而且还挂着队长的头衔。

当初他这个保安队长的工作,还是他发动自己老妈,求了自己许久才给他的。

直到听了林天这句话,又看到身上的保安制服,这才终于将记忆中朱松的脸和眼前的面容大致对应上。

朱院长毕竟年岁已高,像他们那个年代的人,儿女众多,孙子辈的自然也多。

但是最不争气的孙子,还得是朱松,从小到大,不仅各种惹是生非,而且不学无术,游手好闲,一点也没继承到他们朱家的优良基因!

所以朱院长对这个孙子,打心眼里瞧不上,平日里要是在医院要是碰到,朱松跟他打招呼他理都不理的!

“你看看!还是你亲爷爷了解你,我随便一提,他就知道是你了!”林天拍了拍朱松的脸,笑道。

“这是怎么回事?他出车祸了?”朱院长看着朱松浑身上下大大小小的伤,以及醒目无比的脸,问道。

他这几天忙着给徐家三少爷治病的事,而朱松又忙着到处带人找林天,两人好些天没碰面了,更没听人提起过朱松在医院被人给打飞的事。

田野小姑娘俏皮可爱凹造型清纯写真

所以在他印象里,朱松还是完好无损的模样,如今猛的看到自己孙子变成这德行,实在是一时反应不过来。

朱院长认真端详了朱松几眼,以他从医多年的经验来看,朱松身上的伤势非常力可以做到,除了车祸他想不到什么可能了。

而且就算是车祸,恐怕撞过来的还是一辆大卡车吧。

不仅将人撞残了,连容貌都给毁成这幅德行,作为亲爷爷的他一时都难以辨认。

“是谁把你撞成这样的?那个卡车司机呢?”朱院长下意识的关心道。

就算朱松再怎么不讨他喜欢,到底也是他的孙子,而且还是亲孙子。

所以看到朱松伤成这样,自然是要关心一下的。

若是撞人的司机肇事逃逸了,他会立马找关系将人找出来,给孙子讨回公道和医药费。

周围的人群瞬间安静下来,都看向朱松和林天,看他们怎么回答。

不少人心里的想法,都是朱院长有些老糊涂了,不仅才发现身旁站了半天的伤患是自己的孙子。

而且到现在,还没搞清楚伤害自己孙子的人是谁。

不少人都在心里暗想,等朱院长知道罪魁祸首就是站在他面前的林天后,怕是有一场好戏要看!

都说隔辈亲,向来是爷爷奶奶辈的最疼家里的晚辈。

虽然他们还有些搞不懂,为什么朱院长要称呼林天为林神医,还对林天和颜悦色的。

但是他们敢肯定,一旦朱院长知道林天重伤了自己的孙子,一定会非常生气。

以他今时今日的地位,生起气来,可是很可怕的!

林天听到朱院长的话,只是笑而不语,瞥了朱松一眼后,将朱松一把推向了朱院长,意思是你爷爷问的问题你自己回答好了。

朱院长下意识的张开怀抱,将朱松搂在怀里。

朱松一直等的就是这个机会,强忍着疼痛,努力蠕动着嘴巴,声音虽显得低微,却饱含仇恨。

朱松一边说着话,一边用颤抖的手指向了林天。

朱院长将耳朵凑近,废了好大劲,才从朱松断断续续,口齿不清的低吟中听明白朱松想要表达的意思——

“爷爷!你要替我报仇,伤了我的人就是他!别让他跑了!”

“你是说,是林神医把你打成这样的?”朱院长眨了眨眼睛,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

朱松重重的点了点头,手指不停朝着林天的方向点,眼角溢出兴奋的眼泪——爷爷啊!你可算是明白了!可一定要替我报仇!!

“这……林神医,他说的……”朱院长好像还是不敢相信一样,抬头看向了林天。

“不错,就是我。”

“上次揍了一顿,这次发现好像没揍够,刚才就又揍了一顿。”

“你刚才要是没来,我连他手脚都折断了。”林天不等朱院长把话说完,便神色自然的将话接了过去。

他倒要看看,这个朱院长知道真相后,会作何反应。

实话讲,他对这个朱院长没有什么好印象。

能有朱松这样又坏又蠢的孙子,这个做爷爷的想必人品也不怎么样。

更何况,林天来这家医院来了好几次,每次都闹的不愉快。

在这家医院里,他见识了许医生,还有之前那个小护士之类的医护人员的嘴脸,对这家医院的综合素质感到相当失望。

也就他林天够厉害,能收拾这样的人,所以至今没在这样的医护人员手里吃过什么亏。

但若是换成普通的平民老百姓呢?

林天从这些侧面,对这家医院感到很失望,对医院的高层自然也没有好感,所以自从知道朱院长的身份后,他就没给过对方好脸色看。

朱院长闻言后还愣在那里,一时之间没来得及消化,毕竟他实在是搞不懂,朱松和林天到底有什么恩怨,居然会闹成现在这样。

倒是一直在旁边默不作声的那些保安们,逮到机会,在那高声喊道

“朱院长!就是他打的朱队长!”

“上次在电梯那边就打了一次,害的我们朱队好几天下不了床,还有几个同事到现在还在病床上躺着下不来呢!”

“是啊!朱院长,这家伙实在太过分了,你看现在地上躺着的几个同事,就是刚才被他打趴下的!”

“而且他根本就没把您放在眼里,刚才还出言羞辱您呢!”

“这家伙实在是太可恶了!您千万不能饶了他!”

“对!您老一定要替朱队报仇!”

“是啊,一定要替他报仇!”

保安们情绪激动的喊着报仇,各个看上去都义愤难平,一副要将林天生吞活剥的模样,却没一个敢踏前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