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臣摇摇头。

“不是他!不过手段完一样,要么是传人,要么是后人,不过这狡猾的样子,跟当年那位还真有些相似。”

“在我们这么多人面前从容离去,他也算有本事了。好在姜凡有灵宝防身,竟然连追魂弓都能挡下来,还真是厉害,那家伙在离尘境中都算的上是高手了吧。”

霍臣道:“那弓箭被小凡的灵宝所克制,否则怎么可能如此轻易抵挡下来,不过这家伙也够大胆的,真的有机会就敢出手,应该是看准了渡劫时我们都不会在小凡身边,可惜又让他跑了,你们可找到什么线索没有?”

那个高手摇摇头:“一点线索都没有,不过这家伙如果是当年那位的后人,这也就不奇怪了。不过姜凡被这个人盯上,实在有些麻烦。”

“不管他是谁,终究会露出马脚,这次也谢谢你们帮忙,希望以后还有机会合作。”

那高手笑道:“我们的想法霍兄你应该清楚,我们代表宗门而来,姜凡的手段真是让我们这些老家伙都叹为观止,之后他会帮我们宗门的天才,之后如果有机会一定要让他到我们那里做客,我们定当好好招待的。”

霍臣道:“你们的意思我当然明白,你们也可以放心,我会尽快把消息告知给姜凡的,相信他一定会做出回应的。”

众人寒暄了一会,然后就把注意力放在苏晓渡劫上了,苏晓渡劫的气息不断释放,灵力也在不断爆发着,不断提升,这是境界逐渐稳固的表现。

姜凡在一旁护法,恢复了一些灵力。

一直到当天傍晚,天劫已经来到最强的阶段。

此时整个空地上是寒冰,连接在一起,仿佛形成一座小冰山,苏晓被冻在其中。

浴室美女浴缸铺满花瓣出水芙蓉清纯美照

姜凡神色平静,安静的看着苏晓的灵力变化,一直没有行动。

苏晓随着境界稳定后,自身的能力和抗性都有所增强,硬是凭借自身的韧性将最难的一段时间都撑过去了。

尽管这寒冰天劫不如雷劫来的那么具有破坏力,但能够坚持下来依旧很强了,这凭这一点,苏晓就已经得到了这天劫的所有好处,这对她之后修炼有着巨大好处。

姜凡干脆朝着沈炎等人飞去,并把苏晓的情况告知给门主。

门主听后也满是惊喜,但最后还是把目光落在姜凡身上。

“这次无论如何都要谢谢你,你答应你的报酬已经让人拿来,给你!”

说完,把一个精致的百宝囊交给姜凡,姜凡接过后,心情不错,看都没看就收了起来。

然后开口道:“苏晓突破后,应该就不需要巩固境界了,把这枚丹药给她服下后,让她闭关三日,会把她这次渡劫的潜能完激发出来,这样也会让她境界大增,不至于浪费更多时间!”

姜凡把一枚丹药交给红月,然后一屁股坐在地上。

他气海只剩下一点点灵力,因为之前已经服用上好的丹药,所以短时间呢很难依靠丹药去恢复灵力,只能靠功法和肉身去恢复,之前在帮苏晓护法,也没时间,现在可算停了下来。

那几个来自豪门的高手想说点什么,却不知应该说些什么,他们当然能感觉到姜凡近乎脱力的状态。

姜凡看向他们,含笑道:“几位前辈都有些面熟,我们在青竹林都见过吧,你们来自凌云阁,九吾山……”

他一口气倒出几个宗门,这可让那些高手都没想到。

“姜凡小友果然是好记性,我们只见过一面而已,竟然一个都没说错,我们为杀手之事而来,可惜这次还是让他当着我们的面跑掉,实在太可惜了。”

姜凡道:“无妨,狐狸早晚会露出尾巴的,抓他一个也没用,还会有第二个第三个站出来,他日如果真需要各位前辈帮忙,还希望各位不要拒绝。”

听他这么说,几人纷纷表态,一定会帮到底。

姜凡也答应他们之后会登门做客,这让几人感叹没白来。

之后他便不再理会众人,有沈炎三人护法,他也不需要太过担心,直接施展功法吸收周天灵力。

那灵力漩涡瞬间出现,姜凡吐纳灵力的速度实在有些惊人,但想到他施展功法的爆发力来看,这样也成正比,毕竟这是经络强大的体现。

姜凡的灵力不断吸收,再化作功法加持,吸收灵力的速度比之前更加恐怖。

半个时辰后,他的气色就已经恢复了许多,至少可以保持三成战力,姜凡没有着急完恢复,起身后发现那几个宗门高手已经离开。

苏晓的天劫接近尾声,但还没有结束,红月没有离开。

姜凡朝她道:“之后就不需要我了,截脉宗还有一堆人等着我,我就不继续打扰门主了,我和前辈们离开,之后一段时间都会在截脉宗,如果苏晓闭关后没事做,可以去截脉宗找我,那里应该还有会跟她相似的修士,交流一番或许对她的修为很有好处。”

红月听到姜凡的话,眉头微皱。

“这就要走?你这也太着急了点,你这次救了那么多弟子,于情于理我都应该好好请一请你,也让那些孩子对你表示感谢才是,再留几日无妨,反正那些家伙也等那么长时间了,不在乎这几天。”

姜凡想了想,最后还是摇摇头拒绝了红月的提议。

“将来有机会,我再来做客便是,我如今还得抓紧时间恢复修为,我也想看看那些所谓小怪物的能力如何,或许能在他们身上找到一些奇特的感悟,可以帮我尽快突破,我可不想被那混蛋一直盯着!”

姜凡口中的混蛋当然就是那杀手了,姜凡有信心,如果能再突破,肯定可以在对方手下自保,不至于一直被这么盯着。

红月从姜凡眼神中看到了坚定,于是不再挽留。

“既然你已经决定,那我也就不说什么了,我们红月门随时欢迎你,以后遇到什么麻烦,不要客气,可以随时找我。”

说完将一块附灵玉交给姜凡。

后者没有拒绝,直接收入百宝囊,这样的高手,结交终归没有问题。

霍臣三人跟红月告别,随后便带着姜凡离开这边,返回截脉宗。

第二天一早,苏晓成功渡劫完成,整个破冰而出,气息暴增。

劫云散去,让她心情大好。

可她观察周围却发现姜凡不见了,只剩下红月门的高手们满是小脸的看着她。

红月上前,连忙询问道:“感觉怎样?你可是少数几个能独自在天劫里撑下来的一个,真为你高兴。”

苏晓显然精力并不在她身上,直接问道:“姜凡呢?”

“姜凡确定你能承受下来后,就跟截脉宗高手返回了,那边还有很多人需要他指点。”

说完,她拿出一枚丹药递给苏晓。

“这丹药是姜凡让我交给你的,趁着你体内还有天劫的气息,服下后闭关三日,修为会大增,这样也能免去你你浪费时间去修炼。”

苏晓听到是姜凡给她留的,直接乖巧的把丹药服下,然后便询问红月哪里有闭关的地方。

红月带着他返回山谷,带她前去她的修炼室,这里没人打扰,灵力充沛,非常适合闭关之用。

苏晓询问:“姜凡临走就没说点别的吗?”

红月道:“他说你闭关结束后,如果还想学些东西,可以去截脉宗找他,他这段时间都会在那里。那里还会聚集很多极致之道的修士,跟他们交流一下,或许对你今后修炼会有好处。”

苏晓听到这话,眼前一亮。

“那好,等我出关,你就送我去截脉宗一趟好了,我也想看看,是否还有故人存在……”

说完,便不再理会红月,跑到一旁去修炼了。

红月看着她,笑而不语,无奈的摇摇头。

……

这一路,姜凡都坐在御空灵宝上回复着气海灵力,霍臣三人此时有很事想问他,可又不想打扰到他恢复,只能等他从修炼中醒来后再去询问。

陈昭儿看着姜凡,叹道:“他的气息圆满,在他这个境界中恐以达到极限,想要突破实在太难了,我倒是真的很期待他能够突破踏入神法境,相信修为必然会暴增,战力也将远超现在,说出去恐怕都不会有人相信。”

霍臣道:“没有火力开,真的很难看出他这身体当中蕴藏着这么强大的力量,那火法和雷法让我都能感觉到忌惮的气息,确实强大。”

沈炎则笑道:“我早就知道他很强,当日可是他破解的我的禁制还有昭儿的禁制,我相信他一定会真正崛起,不过师祖,那人口中的追魂功难道就是当年那个杀手?”

霍臣点点头:“没错,那正是外界对他的称呼,那把长弓追魂夺命,出手便有死有伤,更是胆敢闯入豪门的杀手,那把名为追魂的长弓也就成为了他的代号,不过对付姜凡这个,拥有相同的手段,但那把弓却不是原来那把,追魂弓在古神殿的宝库中的宝库当中,绝对不可能再流落到杀手手中的,如果是那把追魂弓,第一次伏击,小凡应该就已经凶多吉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