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两个时辰之后?”

影万里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眉头便是皱了起来。

问道,“这么准确?这么肯定?”

“回杀主,那边的说法是,他们现在已经开始准备,如果不出意外,应该是一个时辰之后动手。”

影千里当即就说道,“两个时辰之后会有结果!”

听得此话,影万里追问道,“能够肯定吗?”

影千里说道,“那边给我们的回复是,已经不方便再给我们送信息。”

听得此话,影万里的脸色就沉了下来。

目光之中,更是闪过了一抹凝重之色。

对‘烟雨楼’动手可不是小事。

他毕竟不是风魔,他的底气也没那么足。

喜爱清爽妹子跟她红色的西瓜

所以,他显得更为小心一些。

所以,在无法确定具体的情况之前,他其实是不太愿意动手的。

可风魔已经给了命令。

让他在对方起内乱的时候,率先动手,先抢人。

等风魔他们过来之后,就是收拾残局,将烟雨楼一脚踩下深渊。

说得再简单一点,他们这边其实就是冲锋陷阵的炮灰。

所有的危险,以及可能出现的危机,都是需要他们来承担的。

影万里不是傻子,他当然知道这种时候动手的风险有多大。

可他也知道,不按照风魔命令执行的后果有多严重。

所以,此时的他,不仅仅显得纠结,同时,脸色也非常的难看。

“大哥,是在担心这个消息有问题吗?”

影千里见大哥沉默着不说话了,便是皱眉说道,“其实,我觉得那边应该不可能骗我们!”

又道,“他也没有骗我们的胆子!”

影万里摇了摇头,回答道,“我到不是担心他敢骗我们,只是……”

说着,影万里微微一顿,然后,摇了摇头,道,“算了,不说了,通知下去吧,一个时辰之后,随时准备动手!”

有些话,他是不方便说的。

真要说出来了,大家心里可能都会有怒气。

明面目,影杀和魔域至少还是合作的平等关系。

真要是挑明了,大家又会怎么看他这个杀主呢?

会不会认为他只是魔域的一条狗呢?

“是!”

影千里点了点头,退下去准备了。

……

同一时间。

烟雨楼内。

护楼大阵中心处。

“刘浩楼主,我已经按照您所说的汇报完了!”

申宫朝着刘浩微微拱手,说道,“不知可还有其他的吩咐?”

刘浩摆了摆手,说道,“恩,没事了,先去外面等着吧!”

申宫点点头,也不敢多说什么,老实的退了下去。

说实话,他的内心其实还是非常不安的。

因为,他并不确定那位刘浩楼主是否还会追究自己的责任。

虽然对方说了不会追究了。

可他心里终究还是有点不安以后。

毕竟,他是做了那些事情的。

当然,不安归不安,他也不会去多想。

就目前的情况而言,这种事情,他就算想得再多,也没什么意义了。

而他刚刚从护楼大阵之中出来,就看到大长老匆匆的走了过来。

“大长老!”

申宫立马拱手行礼。

大长老剑十八点点头,也没多说什么,便是直接进去了。

申宫有心想听听,但,又不敢。

最终,也只能老实的退了出来。

……

另一边。

一个房间之中。

烟雨楼的太上三长老剑东来,并没有去看低着头,跪在地上,一副死人样的剑浩然。

而是看向了一旁奉刘浩的命令前来配合的徐长老。

“徐长老,先跟我说说所知道的情况!”

剑东来沉声说道,“记住,所有的细节,我都要清楚的知道!”

“是!”

徐长老点了点头,当即,便是说道,“太上三长老,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

当即,徐长老便是将情况一五一十的和剑东来说了一遍。

如果是之前,他可能还会稍作隐瞒。

至少,也要让剑浩然的脸面上好看一点。

可现在,他不会了。

因为,剑浩然自己已经把事情做绝了。

烟雨楼的护楼大阵开启也就罢了,现在,居然还毁了。

偏偏,针对的还是烟雨楼最传奇的人物刘浩楼主。

而现在问罪的就是这位刘浩楼主。

借他徐长老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再有任何的隐瞒啊!

所以,他告诉了剑东来,剑浩然是如此不将刘浩放在眼里的。

又是如何不将刘浩的要求当回事的。

更是明明白白的将胡天明只是劝说了两句,就差点被剑浩然给整的生不如死的。

啪!

而剑东来听完徐长老的汇报之后,气得抬手就是一记耳光抽在了剑浩然的脸上。

抽完之后,似乎还不解气,啪的一又是一巴掌抽了下去。

连续两巴掌抽完之后,剑东来闭上了眼睛。

但,急促的呼吸还是说明他此时是有多么的生气了。

“我是真的很怀疑,到底是不是我的种?”

半晌之后,剑东来咬着牙,阴沉着脸,寒声道,“我剑东来跟着无伤楼主这么多年,出生入死,从没怕过死,到好,身为烟雨楼楼主,居然还比不得一个小人物!”

“身为楼主,不想着如何将烟雨楼的名声保护下来,却是想着如何保住自己的小命!”

“如果,仅仅只是想保命,那我要这个楼主干什么?”

“直接就跟着我一起闭关,躲在我身后不是更安全?”

“丢人也只是丢我的人,至少,还不会丢烟雨楼的人!”

“可现在呢?”

“贪生怕死的名声,整个灵武界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烟雨楼在的带领之下,也已经成为了整个灵武界的笑话!”

“我剑东来养出这种儿子,让这种人坐上这个楼主之位,更是成为天大的笑话!”

啪!

说着,犹不解气,又是一巴掌抽了过去,怒喝道,“如果,仅仅只是贪生怕死也就罢了!”

“居然还喜欢装,而且,还很蠢!”

“怕死就怕死嘛,装什么?装给谁看?”

“谁不知道胆小?谁不知道贪生怕死?”

“装着不怕死,别人就会认为不怕死了?”

“这自欺欺人的做法,不觉得很蠢吗?”

“还有啊,这脑子也不想想,人家刘浩楼主居然敢动烟雨楼的人,还敢带着动了的人,直接闯到烟雨楼来,人家能没点能力?”

“整个灵武界,谁不知道烟雨楼的护楼大阵强?”

“他敢这么冲进来,要么就是蠢到家了,要么就是根本没将这阵法放在眼里!”

“到了这样的情况之下,居然还不知道找我,还要启动护楼大阵,还要拼尽全力的要杀掉刘浩楼主,在想什么?”

“是不是想着,凭借着这一招,重震剑浩然这位楼主的威风?”

“威风?”

“呵……”

说着,剑东来转头看向了徐长老,道,“徐长老,来告诉他,今天如果过来的不是刘浩楼主,如果,咱们的护楼大阵真的将人杀了,他是不是就真的威风了?”

听得此话,徐长老眉头微微一皱,有点犹豫。

似乎不敢说。

“我让说,就说!”

剑东来冷冷的道,“放心,他报复不了,出了今天这个事情,就算是刘浩楼主不动他,我也不会让他好过的!”

又道,“他以后绝对不可能再有翻身的资本,想说什么只管说,这是我让说的!”

听得此话,徐长老这才脸色一沉。

然后说道,“威风?”

“剑浩然没有谈威风的资格!”

“身为烟雨楼的楼主,他之前三百年的不作为已经深入人心。”

“也已经让很多人寒了心!”

“太上三长老您或许不知道,外界不少人传的已经不是说楼主贪生怕死这么简单了!”

“几乎所有有点眼力的人,都知道我们这位剑浩然楼主就是一个贪生怕死,一无事处的蠢货!”

“我还记得,大概是百年前吧,星风宗的一位长老曾经就跟我说过这么一句话——们那位楼主,是一位就算给他一件神器,他也只会去砍野猪野兔,而且,还能将神器给砍烂的主,跟着这样的楼主,们烟雨楼或许还能仗着家底撑个几百年,但,也就只有几百年而已了!”

“对于这一点,我之前还有点不太认可,我觉得,剑浩然就算是没多少扩展能力,但守成还是可以的。”

“结果,今天回来之后,看到护楼大阵毁了之后,我就非常的相信那句话了!”

“烟雨楼的护楼大阵是刘浩楼主留给我们的底牌,是我们烟雨楼到底能够撑多久的最强底牌。”

“今天,如果对方不是刘浩楼主,那么,就算对方死了,这护楼大阵也差不多是毁了!”

“这个消息想瞒是肯定瞒不住的!”

“而且,我也相信剑浩然是肯定会大肆宣扬的!”

“如此一来,大家就都知道护楼大阵使用过一次了!”

“这就好比是我们手上的神器已经烂了!”

“作用还有多少,别人或许不知道,但,别人不会再那么害怕了!”

“魔域只要再尝试攻击一波,然后,送几个死士进来,基本上,我们烟雨楼就完了!”

“或许,外面那些不知道护楼大阵底戏的人,会觉得剑浩然是威风了。但,魔域的人和星风宗的人,以及那些知道护楼大阵作用的人,会这么认为吗?”

“不,他们不会这么认为!”

“他们只会觉得剑浩然就是一头猪!”

“一头提前透支自己底牌的猪!”

“所谓的威风,在别人看来,就是蠢!”

一顿,又道,“还有,烟雨楼和星风宗乃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存在,早在当初太上三长老闭关之前,太上三长老就说过,让多多和星天宇前辈搞好关系。”

“那不仅仅是让两宗拉近关系。”

“更是想让星天宇给一些帮助!”

“好让早日成为可以独挡一面的楼主。”

“结果呢?”

“做了什么?”

“以前,是楼主,有自己的主意,我们不好说什么!”

“但,就真的以为我们没有意见吗?”

“我们每天被人嘲笑很舒服吗?”

“我们走出去,被人说是胆小鬼,是小人就舒服吗?”

“俗话说的好,兵熊是熊一个,将熊却是熊一窝,说的就是!”

说完,又转头看向了剑东来,拱手道,“太上三长老,对不起,我刚才的话说的有点重了!”

“但是,我心中确实有着很深的怨气!”

“这些怨气之前其实没那么重!”

“但,胡天明的事情,再加上护楼大阵的事情,我是真的无法忍受了!”

“所以……”

剑东来手一摆,打断了徐长老。

说道,“说的好,骂的好!”

“我剑东来这一生,活得问心无愧!”

“无伤楼主和刘浩楼主信任于我,才将烟雨楼交到了我的手上!”

“结果,我却给整出了这样的事情来!”

“说实话,如果刘浩楼主这一次没有回来,那么,烟雨楼可能就真的毁在我们父子的手上了!”

“如果真是如此,我就算是去了九泉之下,也会死不冥目的!”

“所以……”

说完,剑东来转头看向了身旁的剑浩然,问道,“现在可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剑浩然沉默着的低着头,如同一个死人一般,说道,“我该死!”

剑浩然并不是傻子。

他如果真是傻子,剑东来也不会让他坐上这个楼主之位。

当然,也不能说他聪明。

至少,如果他真的聪明的话,那就算是气疯了,想证明自己想疯了,也不会问都不问就直接对刘浩启动护楼大阵。

也不会在明知道剑东来出关的情况之下,还要拼着毁了护楼大阵的风险去击杀刘浩了。

事实上,如果没有徐长老风的喝骂,他甚至还会一直觉得自己是运气差了一点。

如果碰到的不是刘浩的话,他可能也不会如此狼狈了。

而现在,在听了徐长老的话语之后,他自然不会再有这样的想法。

现在的他,可以说是真的已经绝望了。

彻底的绝望了!

“好,既然知道该死,那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

说着,剑东来毫不客气的抬手直接一巴掌就朝着剑浩然的脑袋拍了过去。

很明显,他这是要杀了剑浩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