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我精血,以我寿元,极致神通,无敌肉身,开!”

此时的布克北,已经完全豁出去了。

林西的大势神通,狂潮一般冲刷席卷,将整个隔离空间之中的天地能量,全部掌控在手。推涌之间,形成灭世大势,根本无可抵御。

而布克北,和林西不同。

他的肉身神通,发自于内,形之于外。

不需要借助外界天地的能量,就能够轰出十个天龙之力的力量。

仅仅是肉身之力,他就足以战败,一般的九层境后期武皇。

这是他的天赋,更是他的骄傲。

此时,同样是肉身神通,林西虽然在肉身之力上,和他相差两个天龙之力。但是因为林西的肉身神通,以自身力量牵引推动天地大势,更接近于神通的本质。

所以,林西能够在触发肉身神通的时候,使得力量倍增。

八个天龙之力,直接就暴增到了十六个天龙之力。

这样的力量,不但足以将布克北肉身破防,甚至在破防之后,摧枯拉朽般,将他轰碎。

素颜小美女带着相机户外拍摄

所以,此时他无论是为了自己的性命,还是为了自己的尊严和骄傲,都不得不拼命了。

燃烧精血,燃烧寿元,加持自身肉身之力。

顿时之间,他的力量再次暴增,直接冲击到了,堪堪超越十六天龙之力的境地。

他的精血,刹那燃烧殆尽,他的寿元,本已达到了万岁的极致。

但是此时,他的寿元,直接燃烧掉了九千岁都不止。

如此的不顾生死,只求一瞬必胜的辉煌。

他的眼中,依旧没有悲伤,没有惊惧。

依旧有大无畏的熊熊战意焚天。

这一刻,他的武道之心,获得升华,某种蛰伏心中,束缚着他进步的蚕茧,刺啦啦裂开。

一种全新的明悟,一个全新的世界,展现在他面前。

“尊境的力量啊……”

他此时,心中充满喜悦,仿佛看到,前方有着更美丽的风景。

虽然,只是看到,只是让他这一瞬,心境破开桎梏,看到了道则,看到了更奇诡绚烂的险峰。

但是,这已经可以让他,坦然地面对死亡,看淡生死。

朝闻道,夕死可矣!

轰!

两具肉身,在此时闪电般磓撞在一起。

咔嚓!

空间刹那混沌,超越了九层符箓可以承受的力量,整个隔离空间,玻璃一般破碎,甚至朝着十方蔓延。

已经空荡荡的无数空间,此时被这蔓延的破碎空间推涌,有如遭遇巨浪的冲击,一个个破碎。

直到破碎了至少上百个隔离空间,这个空间浪潮,才渐渐消失。

而在空间破碎,符阵崩溃的刹那,两道身影,喋血倒飞。

有如狂风吹着一片落叶,瞬息相距几百里,才跌跌撞撞地稳住身形。

对峙!

凝望!

此时的林西和布克北,一个比一个凄惨。

布克北的肉身,全部是密密麻麻的裂口,鲜血有如瀑布一般垂落,整个人成为一个血人。

但是此时,他依旧标枪一般挺立,倾听着自己渐渐微弱下去的心跳,感受着自己迅速虚弱下去的生命之力。

“我的时间,不多了……”

龟裂的脸上,流淌鲜血,龟裂的笑容,有些不舍,但是绝无畏惧惊恐。

他甚至,都不屑得,吞服高阶的疗伤丹药,来稳住自己的伤势,修复自己的肉身。

此时,他看向林西,眼神复杂,心中叹息。

“我要离开这个世界了,最想做的一件事情,就是能够,再见一次烟姐。看到她……平安喜乐……”

轰!

这一声怅惘的叹息,在百里之外的林西耳朵里,有如炸雷。

烟姐?

是在说布飞烟吗?

他的夜瞳微眯,身上的伤势肉眼可见地修复。

几秒钟时间,他就恢复如初。

而这个时候,他看到了,标枪一般挺立的布克北,此时竟摇摇欲坠,终于难以支撑伤躯,半跪在地。

咻!

林西闪烁,直接出现在布克北身边。

“说清楚,说的烟姐,究竟是谁?”

布克北抬起鲜血涔涔的脸,龟裂的微笑,狰狞凄凉。

“论辈分,我是布飞烟的叔叔辈。

但是,我叫她烟姐。

是因为,在我年幼的时候,在我不要命地,被家族长辈鞭打着,没日没夜修炼的时候,我孤独无助,常常躲在某个角落哭泣的时候……

一个大姐姐,总是会出现,擦去我的眼泪,给我

的伤口,涂抹伤药。

陪我说话,听我哭泣,然后给我鼓励,让我加油……

她说我是最棒的,这世上,没有人比我更强……

我的坚强不屈,我的武道之心,坚不可随,坚如磐石。

皆是拜她所赐……”

布克北凄凉地惨笑。

“直到我后来知道,这个大姐姐,其实是我的侄女辈……

但是,在我的心里,她就是我的大姐,就是我一生之中,拼了命也要守护的大姐姐……

烟姐……”

林西默默地听着布克北的叙说,心中波涛起伏,滋味难辨。

“后来,我再没有见到烟姐……

直到有一天我意外得知,烟姐竟然身怀巨灵神血脉,她那一支族人,竟被家族禁足,无数高手看守。

那个时候,我就知道,我要做什么了……”

林西已经猜到了事情的发展,会是一个什么样子。

被大批高手监守的布飞烟,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逃跑成功?

这其中,布克北肯定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包括这一次,我主动要求前来大秦帝国,除了想要再次见到我的侄女,我的烟姐之外,就是要竭力阻止烟姐,被找到,被擒拿,被剥夺……”

布克北惨笑,同时很是欣慰地看向林西。

“起初我听到有关烟姐和的消息,知道就是他的小男人,真的看不起。

但是,给我的惊讶,越来越多。

包括刚才那一磓,都是我刻意为之。

不过好在,让我看到了烟姐的归宿……

虽然,现在,在布家跟前,依旧弱小。

但是,让我看到希望,让我看到,烟姐和他的男人,必将霸凌整个九沌大陆,屹立于人族巅峰……

咳咳……”

布克北的气息,迅速地衰弱下去。

但是他依旧勉力抬头,狰狞的脸上,浮现欣慰而戏谑的笑容。

“小子,我要走了……

好好对待飞烟。

不然我特么饶不了。

因为,我是她叔,她是我姐……”

布克北半跪着的身躯,慢慢倾倒,眼神开始涣散。

“呵呵,是我侄女婿,也是我烟姐夫……

不要让我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