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比起探照灯的设计手稿和零件锻造工艺来,另外两本书上记载的内容则更让雷欧关注一些。

从这两本资料的表面文字来看,这两本资料都只是一些探照灯建造经过的纪录文件,从上面可以看到当时制作、安装和调整探照灯的一些细节和发生的事故,因为记载得非常详细,所以即便是过去了几百年,后人依然可以根据这上面的内容完整的还原整个建造过程,甚至一模一样的重建一个也不是什么难事。

不过,对于雷欧来说,探照灯的制作方法并不是他感兴趣的地方,他真正关注的是隐藏在这两本资料表面内容以下的真实资料,而这些隐藏起来的真实资料其实就是灯塔设计者和建造者遗留下来的巫师笔记。

在拿到这本资料的时候,雷欧就感觉到了一点不对劲,并不是说他感觉到了这两本资料上面拥有什么神秘力量,事实上这两本书制作材质和工艺跟普通的书籍没有什么两样,并不是高塔巫师特有的巫师笔记制作手法,而他之所以感觉到不对劲,是因为他感觉到这两本资料每一页的厚度都比另外两本资料的厚度厚那么一点,而它们所用的材料又都是一样的,所以他才会立刻想到这两本资料暗藏玄机。

在阅读完了两本资料的表面内容后,雷欧就开始尝试着找寻两本资料隐藏的内容,寻找方法也很简单,就是将用特殊粘合剂粘起来的每一页书分离开来,然后制作一些显影剂,给每一页分离出来的空白纸涂抹上一层。

在涂抹了显影剂没多久,那些空白纸上就显露出了真实的内容,而雷欧在看了一遍上面的内容后,从上面一些和巫术有关的符号、图案判断出这两本资料的隐藏内容应该都是巫师笔记,只不过问题是他却看不懂上面的内容。

并不说这两本巫师笔记的内容有多么深奥,而是里面的内容都是混乱的,就仿佛一个疯子在纪录他所见所想似的,前一段文字还在描写某个巫术的施法细节,下一段文字就是在描写某种特殊物质,另外在这些文字还有一大段、一大段用十几种古代部落语言拼凑而成的文章,就算是雷欧这种精通各种文字的语言大师,想要阅读这些文章都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只不过,雷欧并没有因此感到不悦,反倒觉得这非常有趣,相比起那种一目了然的答案来,这种需要绞尽脑汁才能有所收获的解谜游戏才是他现在为数不多的乐趣之一。

在见到这两份隐藏的巫师笔记后,雷欧第一个念头就是当年建造灯塔的人被扭曲之力影响,已经陷入到了疯狂的状态,所以才会纪录下这种混乱无序的笔记。

但在反复看了两遍后,他可以确定当年建造灯塔的高塔巫师即便被这里的扭曲之力影响了心智,但也依然能够保存一部分理智,这一部分理智帮助他在纪录巫师笔记的时候留了一些可以帮助后人解读笔记的小玩意。

这些小玩意都是一些太有明显特征的符号,每个符号中都用不同的加莫雷语基础字根标记的顺序,按照顺序将符号所对应的前后文字组合起来,就能够拼凑出一段勉强能够被正常阅读的文字。

只不过这些帮助解读的小玩意并不是很多,其中除了建造灯塔者大部分时间都陷入到了无心智状态以外,更重要的是在他清醒之后,也同样无法解读出自己没有心智的时候所写的那些内容。

萌妹子的清纯萌拍写真

对于雷欧来说,能够解读出一部分内容已经很不错了,特别是这一部分内容中拥有少量那名高塔巫师布置图灵字根的心得,以及大量对自己遭遇事情的叙述和解读。

虽然那一部分布置图灵字根的心得并不是很多,仅仅只讲述了两种如同运用四个基本字根组成的十几种效用不同的图灵字根,但这些不多的组合方法中已经将那名高塔巫师布置图灵字根的根本思想和手法毫无遗漏的展现在了他面前,令到他在破解灯塔核心地带的那些图灵字根时拥有了有效的参考资料,这就像是黑暗中一点烛光一样,哪怕烛光的光芒无法撕裂黑暗,但却能够给看到的人指引正确的方向。

而另外那一部分有些像是临终遗言的叙述则让雷欧感觉到了这座灯塔建造或许还有更深层的存在参与其中,因为建造灯塔的高塔巫师在留下来的经历叙述中,第一句就解释了一个关键性的问题,那就是灯塔并不是他建造的,而是被某个存在控制后建造的,只可惜篇文字都没有再提到控制他的神秘存在究竟是什么。

从文字中,雷欧了解到控制高塔巫师的神秘存在并不是来自于望海崖,而是来自于帝都冬凛城,他被控制的过程也很简单直接,就是某天在冬凛城访友后就像是教会信徒受到了神灵感召一样整个人陷入到了恍恍惚惚的状态。

在这种恍惚状态下,他并没有彻底失去对外界的感知,事实上他始终都能够看到、听到、闻到周围的任何事物,也能够如一个正常人一样思考,唯一不能做的就是控制身体,仿佛在他的身体里面多了一个灵魂似的。

所以他就像是关在囚笼里面的小鸟一样,看着自己的身体被控制着做各种事情,比如离开冬凛城前往南方的兰道尔,到达兰道尔后,直接去见兰道尔海神教会的高层,然后说服高层修建灯塔。

等他脱离那种囚禁状态重新控制身体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了好几个月,并且灯塔的修建材料也都准备齐了,就等着他选定地址就可以开工了。

原本按照这个高塔巫师的想法是恢复了身体控制力以后,就立刻离开这里,找到其他高塔巫师解决身上的问题。

只不过他的行为显然已经被之前控制他身体的未知存在预料到了,在转移身体的控制力同时,也通知了海神教会那边派人对自己进行非常严密的监控,防止他离开。

虽然这个要求让海神教会非常困惑,但海神教或许觉得这样做对自己也没有害处,所以依然忠实的执行了,于是乎在那个高塔巫师清醒过来的时候,他居住的地方就被布置了海神教会的圣器,并且有多大八名海神教会的圣武士拿着教会的圣器把守在周围,根本不给他一丝逃走的机会。

在这种情况下,高塔巫师根本没有第二条路可以选择,而且他也很想要知道控制他的神秘存在是谁,为什么要在望海崖修建灯塔,望海崖中蕴藏的秘密又是什么等等,所以在确认无法逃走的情况下,他只能妥协,老实的寻找灯塔的地基位置。

之后,寻找地基的过程就成了这名高塔巫师和控制他的未知存在的神秘学之争,每次他找到了一个认为合适的地基位置,凭借命人开始铺设地基后,那个未知存在就会重新控制他的身体,将他之前订下重新找了一个新的地点。

而高塔巫师在恢复控制力后,发现地点改变了,并且新的地点的确比他之前寻找的地点更合适建造灯塔,不过他也没有就此妥协,而是竞争式的再继续寻找一个更加合适的点,而那个未知存在在这个时候又会重新推翻,再找一个更好的地点。

就这样,高塔巫师和未知存在各自控制身体一段时间,反复找了十几个灯塔地基位置后,终于找到了现在的位置,也留下了雷欧后来发现的那些废弃的地基选址。

之后建造灯塔的时候,那个未知存在没有再出现过,这座灯塔的主体完是高塔巫师按照巫师塔同比缩小形体,减少部分设施后设计的。

直到灯塔快要建造完成,安设探照灯的时候,未知存在才突然出现,重新控制住了高塔巫师的身体。

而这一次控制和之前的控制也有所不同,之前即便被控制了,高塔巫师依然能够知道身体外面在发生什么,能够被动的听到声音,看到影像,但这一次被控制后,他描述自己就像是陷入到了死寂的黑暗之中似的,没有任何东西,也没有声音和图像,身体位置既不是在空中,也不是在地上,整个人就这样飘在哪里,甚至就连思想也停止了下来,直到他重新获得身体的控制权,这个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了几个月,灯塔也已经完修建好了。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高塔巫师去到了灯塔顶端的探照灯处,查看了探照灯的安放情况,自然也看到了探照灯上那些图灵字根,只可惜那些可以被解读的文字记载到这里就已经结束了。

虽然在这些被解读的文字中没有描述,但雷欧隐隐可以猜到那些不能被破解的混乱资料,应该是控制高塔巫师的那个未知存在所为,至于对方为什么要纪录这些混乱资料,就不得而知了。

在了解了灯塔的探照灯是如何安放的以后,雷欧对破解灯塔核心秘密已经不包太大希望了,因为灯塔核心那些有别寻常的图灵字根布置手法根本就不是高塔巫师所为,而是控制高塔巫师的未知存在所为。

虽然做出了这样的推断,但雷欧并没有真的放弃破解灯塔的核心秘密,他重新去到了灯塔顶端,找到了那些没有被破解的图灵字根,然后一遍解读高塔巫师留下来的那两个图灵字根的布置手法,一边用这个手法去解读眼前这如同乱麻一样的图灵字根。

经过了一天一夜的解读后,雷欧脸上露出了惊喜的神色,因为他发现虽然看上去这些混乱绞缠的图灵字根和那名高塔巫师掌握的独特图灵字根布置手法完不同,但当他在尝试了各种破解方法无果后,试着带入到一种思维混乱的状态,然后在这种状态下用那种图灵字根的布置手法进行解读时,竟然很顺利的解读出了两个图灵字根。

只是,之后他开始解析这两个图灵字根所蕴含的力量奥秘时却发现组成图灵字根的所有基础字根都是相互冲突的,按照正常的情况这些基础字根是绝对无法组成一个可以产生超凡力量的图灵字根的。

可问题是那两个图灵字根就摆在他的面前,其中散发出来的能量波动不是幻觉,一下子解读再度陷入到了瓶颈。

雷欧没有继续留在灯塔中破解奥秘,虽然长时间的思考并没有让他的身体感到不适,但精神却已经有些疲惫了。

从灯塔回到主城堡后,他吃了点东西,就来到了希尔维亚的书房,将他对这一天一夜的收获告诉给了希尔维亚。

作为旁观者的希尔维亚在认真听完后,很快就抓住了一个重点,说道:“既然你是陷入到那种混乱思维状态中,才破解出那两个图灵字根的,那么你想要彻底分析出那两个图灵字根蕴藏的力量细节,恐怕也需要处于那种混乱思维状态。”

对于希尔维亚发现的这个关键点,雷欧并没有感到意外,因为他早就已经发现了,并且也考虑过了,所以在希尔维亚话音刚刚落下,他就解释道:“这样做可不是一个好主意,那种混乱思维状态对人的影响太大了,哪怕是我在脱离那种状态后,也需要一段时间调整才能够恢复过来,如果陷入那种思维太长时间的话,我担心我会彻底疯掉的。”

“那你还打算破解那里的秘密吗?”希尔维亚看着雷欧严肃的表情,又关切的问道。

“当然还会,这很有趣。”雷欧笑了笑,说道:“你不用担心,我不会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冒然尝试的。”

希尔维亚点了点头,不置可否,随后她从身旁的抽屉中,拿出了一个文件夹递给了雷欧,说道:“英格王国那边的人已经到了。”

“已经到了?这么快。”雷欧结果文件,并没有立刻翻看,而是询问道:“他们是怎么过来的。”

“开船,一艘……”希尔维亚说到一半停了下来,似乎在寻找合适的词汇来形容英格王国开来的那艘穿,最终她只能找一个参照物,说道:“那是一艘和我们在戴利亚特冰湖中看到的史前文明遗物类似的船,”说着指了指海的方向,说道:“你如果站在灯塔祭台的边缘往港口看,应该能够看到那艘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