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定了?”天狼看向梦三和晴儿。

两人对视了一眼,很是认真的点了点头。

“好,既然你们决定了,我尊重你们,晴儿留下,你先跟我去个地方。”

道“老糜,这些都是小家伙,你帮忙看着点。”

“公子放心,你大显神威的情形大家都看到了,我相信不会有不开眼的人来招惹我们。”糜很是自信的说道。

天狼点了点头,直接裹挟着梦三消失了。

梦三虽然不知道天狼要带他去什么地方,但他非常清楚,天狼绝对不会害他。

在天狼道则的笼罩之下,梦三只感觉他们遁入了地下,深入到了地底的无尽深处。

过了大概一盏茶的功夫,天狼他们才停了下来。

“大哥,这是什么地方,咱们来这里干什么啊?”梦三看着眼前陌生的环境,好奇的问道。

因为这是一个地下的山谷,里面到处都是充满生气的灵植,甚至还有一些不明所以的小动物在彼此的追逐着。

这些小动物看到天狼和梦三的时候并没有害怕,只是很是机警的躲了起来,然后探出一个个小脑袋张望着,似乎在猜测着这两名不速之客的目的。

风光明媚马尾格子衬衫女孩人像摄影

“跟着我走就对了!”

天狼走在前面带路,穿过了郁郁葱葱的丛林,进入了一个溶洞当中,溶洞非常宽敞,到处都是绚丽的钟乳石。

在溶洞的深处,有着一片如同树林一般的巨大钟乳石柱,在钟乳石树林的中间有一个巨大的池子,那池子一片洁白,没有一丝的杂色,就像是用绝世美誉精雕细琢出来的一般。

在池子的中心,弥漫着一片柔和的光芒,在那光芒的中心,一个身体有石碾子大小的生物在沉睡着。

它的身体很是奇怪,是一只泛着金光的五角星,其中四只触角是它的四肢,剩下的一只是它的脑袋,肥嘟嘟的看起来非常的可爱。

“大哥,这是什么生物啊?”似乎怕吵醒那神秘的生物,梦三压低着声音问道。

“这是无忧星的星辰本源,其实它已经知道我们来了,因为星辰本源都有趋吉避凶的能力,我怀着善意而来,它才没有回避我们。”

天狼乃是神起星的星主,又身具魂眼,对星辰本源很是敏感,所以在踏上无忧星的时候,他就感受到了星辰本源的位置。

其实无忧星的星辰本源之所以不避开他们,最主要还是天狼星主的身份。

它从天狼的身上感受到了同类的气息,而且是那种自愿被炼化的同类气息,所以它对天狼充满了好感。

“那你带我来这……”

梦三有点迟疑,不知道天狼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此间事了,我就要离开无忧星了,虽然你有道境一层的修为,但在这浩瀚的星空当中,还是太弱了,为了防止将来发生意外,我先带你来认认路。将来若是遇到了解决不了的事情,你就来这里,尝试炼化星辰本源,等你成为了星主,即便是道境五层都奈何不了你。”出了自己的目的。

梦三是个性情中人,从他舍命进入无妄之海解救自己的妻子就可以看出来,所以天狼不想他发生意外。

“炼化星辰本源?听说要有专门的炼化之法才行,否则会被反噬而死,我可以吗?”梦三有点惶恐的说道。

“炼化之法不用担心,我这里有,至于你能否成功,我就不知道了,所以我才带你来认路,哪天走投无路,实在没有办法了,就来试试。”

“我明白了,多谢大哥,对了,大哥是怎么知道星辰本源下落的?”梦三疑惑的看向天狼。

天狼的强大,梦三已经见识过了,但星辰本源可不是这么好找的,天狼跟他一起进入无忧星,然后被赶进了无妄之海,根本没有时间寻找星辰本源,如今却轻而易举的找到了星辰本源的位置,如何不让他惊讶。

“因为我也是一名星主,要找到无忧星的星辰本源,不算什么难事,时候差不多了,我们回去吧!”

太多,梦三是个见过世面之上,自然懂得分寸,也没追问。

……

在天狼斩杀了无忧山的几位厉害的长老之后,已经没有人敢挑衅他们这一伙人了。加上他灭杀娄氏三兄弟的壮举已经在无忧星之上传开了,所以只要有点眼力劲的,都不敢招惹他们这些煞星。

在糜的建议之下,小黑他们大摇大摆的踏上了无忧山,将这块宝地据为己有,当然也包括山上无尽的宝物和修炼资源。

“老大,无忧山的长老都逃了,只剩下一些来不及逃跑的弟子和杂役,剩下的好东西也都让我们瓜分了。”

看到天狼和梦三归来,小黑赶紧上前汇报他们的战果,一脸的得色。

“无忧山交给梦三和晴儿打理,你和彩儿和韵儿协助他们,我要闭关几日!”

完就要闭关,却被糜拉住了。

“这有一篇炼化之法,或许对你炼化那无忧堡有帮助。”糜将一枚玉简递给道。

“谢了!”

天狼也不矫情,直接收下了糜的善意。

“那个……”

糜两只手不断的相互摩挲着,似乎还有话要说,但又好像有点不好意思。

“如今咱们也算是自己人了,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天狼可没这么多时间跟他耗,直接呵斥道。

“是这样的,老奴之前看到公子似乎有一个了不得是小世界,那里面充满了欣欣向荣的生之气息,这种气息对老奴的恢复有大用,所以老奴想到公子的小世界里去感受一番。”糜舔着脸说道。

,当即就打开虚空灵界将这老家伙卷了进去,反正他炼化无忧堡也必须进入虚空灵界。

因为无忧堡是太古前遗留下来的宝物,没成功炼化的话,根本无法缩小,所以天狼将它整个收入了虚空灵界。

在虚空灵界中,天狼就是主宰,就算曾经的糜再强大,如今也只是他的仆人而已,所以天狼根本不担心糜会搞鬼。

其实天狼确实多虑了,如今的糜小辫子被他抓在手中,根本不敢招惹他这位小祖宗,加上他确实感觉到虚空灵界里的气息对他有大用,才会低声下气的求天狼。

“这……”

进入虚空灵界之后,看到呈现在眼前的场景,糜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这个小世界到处都是碧海朗天,山川之间灵气弥漫,灵泉喷涌,各种灵兽在彼此追逐。

很明显这是一个有着完整道则的小世界,而且已经诞生了界灵。

当然,光是这些东西还不足以让糜这个积年老妖怪惊讶,让他震惊不已的是那矗立在天地之间的世界树。

这可是世界树啊!要说对世界树的了解,在这个世界上能比得上他的,已经没有几个了。

在这苍茫宇宙当中,有着数之不尽的星球,但能够孕育生灵的星球却并不多,这些星球被人称之为生命源星,生命源星的标志就是拥有世界树。

在这这片星空当中,许多星球之上都居住着生灵,但这些星球并非都是生命源星。

因为上面的生灵很有可能是迁居过去的,当星球之上的资源被耗尽的时候,也就是这些星球化为死星之时。

如今明天狼的这个小世界拥有着孕育生灵的能力,而且有着化为大世界的潜质。

更让糜惊讶的是,天狼小世界里的这棵世界树很明显不是其它树种进化的,而是那种原始世界树。

这种原始的世界树拥有着最纯净的世界气息,不但能够加速小世界的成长和进化,还能反哺主人。

“这小子不是一般人啊,就算天资不如钟离南天,但气运却不比他差,只要他能够成长起来,进来跟钟离南天必有一战!”

想到这,糜也是一阵哀叹,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一纪元。

如今仙帝已经作古,他也被打落了尘埃,他们的时代终究是过去了!

不过糜很快就调整好了心态,静静的盘坐在世界树之下修炼了起来。

而天狼,早就进入了无忧堡。

无忧堡是太古之前遗留下来的宝物,当然不是这么好炼化的。

但天狼乃是道阵师,还是九阶炼器师,在炼化宝物之上有着自己的一番见解,所以他很快就找到了无忧堡的核心。

那是一座玲珑宝塔,共有九层,第一第二层早就被娄山炼化过了。不过如今娄山已死,无忧堡也成了无主之物,所以天狼很轻易就炼化了玲珑宝塔的下面两层。

当他踏上第三层的时候才知道,原来娄山也没有完掌控这无忧堡,因为第三层他并没有炼化。

天狼盘坐在玲珑宝塔的第三层,用心的去感悟这一层的秘密,很快他就发现了密密麻麻的禁制,那些禁制如同洋葱一般,将这一层的核心包裹在中心。

如果按部就班的一层层去破解,估计单单炼化这一层都要好几年的时间,天狼可没有这么多的时间去浪费。

“也不知道老糜给我的那枚玉简有没有用!”想到这,天狼将糜给他的玉简拿了出来,看完之后,他豁然开朗。

糜这老东西活了无尽岁月,果然不是盖的,他竟然早就看穿了无忧堡的奥妙,知道天狼需要什么。

原来这些禁制的每一层都有一道门,只要找到那道门,将它破开,就能进入下一层。

有了头绪之后,天狼就不这么被动了,开始进入了他炼化无忧堡的大业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