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嗡,嗡嗡嗡……”

“……嗯……廉歌,你醒了啊……再陪哀家睡会儿吧,你岳母说初一早上不能赖床,今天都初二了……”

初升的朝阳透过窗帘间的缝隙,往屋里挥洒些阳光。

廉歌从睡梦中醒来,睁开了眼睛,看了眼旁边的顾小影,再看了眼窗外,坐起了身。

转过视线,看了眼旁边正微微震动的手机上,显示的来电提醒。

顾小影紧跟着,有些迷糊着,睁开了眼睛,看到了廉歌起身,嘴里还有些含糊着说着,再打了个哈欠。

“你接着睡吧,我去接个电话。”

微微笑着,廉歌看着顾小影,出声说了句。

“嗯……”

睡眼朦胧着,顾小影打了个哈欠,再翻过了个身,又再睡着了。

微微笑了笑,廉歌拿起了还在响着的手机,走出了卧室,轻轻带上卧室门,走到客厅里。

……

笑容甜美向日葵美少女碎花短裙匀长玉腿写真图片

再看了眼手机上的来电显示,是个有些陌生的号码,归属地显示是星城。

“……廉先生,我是俞明志,果果的父亲,您还记得我吗……”

廉歌接通了电话,紧随着,一道有些急切的声音就从电话里响了起来。

“记得。俞先生遇上什么事情了?”

来电话的,是上次遇上的,天生灵蕴饱满,能看到鬼怪那小女孩果果的父亲俞明志。

听着那有些急切的话语声,廉歌出声应了声,再问了句。

“……不好意思,廉先生,本来不该在这过年的时候来麻烦您,实在是……”

电话那头,再响起话语声。

“没事儿。先跟我说说事情吧。”

廉歌语气平静着,再出声说了什么。

“……谢谢,谢谢廉先生……廉先生,我给你开视频电话,也方便一会儿果果跟你讲……”

电话那头,俞明志再慌忙着应着,

紧接着,再打了个切换成了视频电话,

廉歌点了接听,将手机放到了客厅桌上。

紧随着,电话那头的景象,出现在视频画面里。

电话那头,

俞明志,果果,还有果果母亲都在。

似乎是在个酒店房间里,房间里所有灯都亮着,窗帘也拉开着。

手机似乎放到张桌子上,俞明志一家子就站在手机跟前。

俞明志站在中间,有些疲惫的脸上带着焦急的神色,眼眶里,眼睛也带着些血丝。

果果母亲搂着果果,站在稍后些的位置,果果埋着头,站在她母亲身边。

“……大哥哥……廉先生。”

果果抬起头,朝着廉歌叫了声,又再埋下头,旁边,果果母亲脸色同样有些疲惫,也出声朝着视频电话这头的廉歌招呼了声。

看着那果果,廉歌微微笑了笑,点了点头,再转过些视线,看向站在视频画面前的俞明志。

“……廉先生,我们又遇上些诡异的东西了……”

眼眶有些红的,俞明志对着视频电话这头的廉歌,再出声说道。

看了眼视频电话那头的俞明志一家子,听着俞明志的话,廉歌也没多说什么,静静听着俞明志的叙说。

……

“……廉先生,自从上回遇到廉先生你,我们知道果果她能看到些鬼魂过后,果果又遇到过几次鬼魂。每回看到了,我们都和果果尽量避了开,也没遇到什么事情,果果性子也比先前好了许多,能正常同人交流了。直到前几天的时候……”

俞明志停顿了着,沉默了下,回过头,望了望果果,和果果母亲,再转过头,对着视频电话这头的廉歌出声说道,

“……前几天,年前的时候,我和孩子她母亲放假,就想着带着果果,我们一起回老家一趟,顺便拜祭下我父母,果果她爷爷奶奶……然后等过完年,再带着果果出来走走……”

“……几天前,腊月二十八的时候,我们带着果果,回了老家。老家隔着有些远,在另一个省,在个山坳里,山坳里有几十户人家,都算是些亲戚。”

俞明志眼睛里带着些血丝,望着身前,似乎回忆着,出声说道,

俞明志身后,小女孩果果听着她父亲的话,将头越埋越低,

“……回到老家,见到些邻里相熟的人,就听到讲,村子里有个长辈,患了重病,已经卧床了……我父母在的时候,和那长辈屋里还常有来往。我就想着去看望下他。”

“……我和果果,还有果果她母亲去到那长辈屋里的时候,那长辈已经神智不清了,只有嘴里好像一直迷迷糊糊喊着什么……等到有人给他说我们来了,来看望他了,他好像清醒了些,认出我们来了,还喊了声我的小名……然后就又再糊涂了……旁边人还说,前些天的时候,那长辈还提起我来着……”

“……就在我要在那床边坐下来的时候,果果突然在旁边攥紧了我的手,有些害怕……”

“……我看着果果的模样,就再说了几句话过后,就准备起身离开了……哪知道……那长辈突然一把坐一起,抓住了我的手腕……站在我旁边的果果她这时候,脸上越来越害怕了……我和着旁边人把那长辈的手拨开,然后就带着果果赶紧离开了。”

“……对不起……”

俞明志叙说着,身后,埋着头的小女孩听着,对着她父亲说道。

“……不用跟爸爸道歉,你没做错什么。”

俞明志转过头,对着自己女儿露出些笑容,

小女孩望着自己父亲,没再说话,抿了抿嘴,再低下些头。

“……回到老宅里,一路上,果果她就不怎么说话了,果果她应该是被吓到了……”

“……以前遇上那些事情的时候,果果她难免还是都会有些害怕……”

“……回到老宅里过后,没多久,天才刚黑,村子里就传过来消息,说是那长辈已经去世了,就在我带着果果去看他过后不久……”

说着话,俞明志浑身微微有些颤抖,眼底有些恐惧,但还是深吸了口气,接着继续说了下去,

“……那会儿,我知道果果她为什么害怕了……我和果果她妈就一陪着她……”

“……到了晚上的时候,果果好像好些了,我们在老宅里做了些饭,煮了吃了。就准备收拾休息了……”

“……果果她母亲给果果洗了个头,正在卫生间给果果梳头发,我从柜子里抱出来被子,正装着被子。”

“……就在这时候,我突然听到果果她妈妈不停着,大声喊我……我听到声音,赶紧就冲了出去……跑到卫生间里,我就看到果果她妈妈正一脸着急着搂着果果,朝着我喊着。果果就愣愣着站着镜子跟前,脸色发白,害怕地浑身都有些发颤……”

“……我赶紧冲过去,把果果抱住了……赶紧问果果怎么了……”

“……果果望着镜子里,浑身得厉害……跟我说……跟我说:镜子里有人。”

:。:m.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