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裴烨这样说,傅芊芊的脸色才缓和了些。

在某一点上,傅芊芊与裴烨是有着共同点的,那就是——睚眦必报。

别人与我为善,我也会还同样的善给别人,但是,若是别人对我为恶,我也绝不会任由别**害,并且给予对方同等的教训。

这个世界上,就是太多的人因对方的小恶便对对方妥协,可是,妥协之后,只是助长了对方更大的恶,被妥协的多了,对方便会变本加厉,成为这个社会上的毒瘤,进而令对方称霸一方。

对于这种人,如果不给予他足够的教训,他是不会长记性。

只是为恶,并不想取人性命,尚有改过自新的余地,可是,像琼斯那种为祸他人性命的人,只有让他终身生不如死,才能解人的心头之恨。

曾月月啧啧叹道。

“没想到,lk国际集团的总裁,居然会有这么疯狂的一面,以前我只听我爸说,lk国际集团的新任总裁手段凌厉,背后居然这么残暴。”

吴名摇了摇头:“这个世界上,很多人都是表里不一,特别是一些大企业,无不是踏着无数的血肉成为屹立于国际上的跨国集团,他们的老板更是……”

吴名还没说完,他的脚就被旁边的曾月月踢了一下。

“你踢我做什么?”

曾月月的下巴往裴烨的那边努了一下,至此,吴名才终于反应过来,自己刚刚做了什么事。

肤如凝脂的网球女孩

夭寿啦,他居然当着裴烨的面说这种话,要知道,裴氏集团在国际上的地位那可是首屈一指的,刚刚他说的那些话,不就是在指责裴烨吗?

裴烨幽幽的睨了吴名一眼:“是吗?”

吴名当下涎着脸笑道:“呃,我只是指的某些公司,并不是所有的,特别是咱们z国的裴氏集团,文明发展,和谐向上,最是所有企业的表率,裴氏集团的主人,更是最令在下敬佩的,裴总您就是我的偶像,我对您的敬仰如同……”

裴烨的嘴角抽了一下。

“够了,你可以不用再说了!”

吴名摸了摸鼻子,没敢再继续说。

傅芊芊也轻抚了一下额。

“那个,吴名他平时并不常拍马。”傅芊芊为吴名解释了一下:“我……也从来没有教过他。”

吴名眼观鼻鼻观心的呵呵笑着,没敢再开口。

话是说多错多,他还是不说话了,免得一会儿被围攻。

曾月月好奇的问了一句:“对了,裴总,你来就来了,怎么还戴着一张面具?”

因为他戴着一张面具,所以,害得他们认错,以为他是一个勾引傅芊芊的小白脸,还与他发生了冲突,若非是那张面具,他们怎么会认错人呢?

裴烨淡笑不语,抿了口酒之后才道:“这个世界上,认识我的人很多,若是被人发现,我与你们在一起,你们猜,会有什么结果?”

众人纷纷反应过来。

是啊,裴烨的那张脸实在是太招人了,而且,裴氏集团在国际上的名气也是非常的大,虽然裴烨不常在社会上出现,可他的照片在一些社交媒体上还是有出现,再加上,这家名色酒吧是片城当地最大的一家酒吧,这里自然也会有一些商政人士在场,裴烨的交际比较广,在这里便很容易被人认出来。

如果被认出来,自然对他们的计划不利。

曾月月立刻举起了自己的手,对裴烨比了一个大拇指:“果然是裴总,想的就是周到。”

裴烨眉梢微挑的看向傅芊芊。

这一个两个的,溜须拍马不要太溜。

傅芊芊抚额。

她真的没教过他们,而且,溜须拍马这种事,她也教不出来。

几个人随便聊了几句之后,裴烨的身体微侧,靠近了傅芊芊,轻嗅着她身上的自然体香,然后,眼睛的余光往某处扫了一眼。

“打算好什么时候钓鱼了吗?”

傅芊芊挑了下眉,意外的看了裴烨一眼。

发现裴烨眼睛的余光往某处瞧,傅芊芊便明白过来裴烨说的是什么。

她的嘴角微勾了一下。

“鱼饵还没有到,现在放钩还早了点。”

“一会儿……需要我帮忙吗?”

傅芊芊的目光扫了一眼四周,发现了不少裴家护卫队的人潜了进来,便微皱了下眉:“你只需要让你的人掩藏的更好一点,别被发现就行了。”

裴烨笑着说:“芊芊,你这句话就见外了,他们不仅是我的人,也是你的人,毕竟……咱们俩是夫妻,我的……就是你的!你的,还是你的!”

俩人说话的时候,由于贴得太近,在其他人看来,他们两个就像是在打情骂悄的耳语。

坐在他们对面的焦任和孟开俩人不甘示弱的也开始秀恩爱了起来,甚至,当着众人的面,端起酒杯,绕着对方的手臂喝起了交杯酒起来。

曾月月哼了一声,拿起手机,也跟郑先煲起了电话粥,唯独孤独落单的吴名,露出一脸受伤的表情坐在原地。

可恶的,这一对对的,都在虐他。

吴名端起一杯酒,目光向四周看去,当看到一名女子孤单一人坐在散台喝酒的时候,吴名笑吟吟的示意了一下自己的酒杯。

那名女子见吴名对着自己举了酒杯示意了一下,眯了下眼,旋即从鼻中一横,柔软的身子一转,便转向了吧台不再看他了。

吴名:“……”

吴名感觉自己的心口再一次被扎了一箭。

这个看脸的世界呀。

想他吴名,这容貌也不算差呀,为什么他们一个个的都这么嫌弃他?

不过,那个叫申于的人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到啊?只有他到了,他才能结束他这受虐的处境。

正当吴名四处看时,看到有一个卡座中坐着两名女孩,两名女孩谈笑甚欢,突然,有一个男人走了过来,在与其中一个女孩聊天的时候似乎问了什么。

两个女孩皆转头看向某处,然后伸手为男人指了一个方向。

那个男人在答话的时候,却趁着那两个女孩不注意,分别将两粒白色的药丸扔在了两个女孩面前的酒杯中。

药丸入水即化,消失不见。

待那个男人离开,俩女孩都没发现自己的酒杯被下了药。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裴太太,你已婚!》,“热度网文 或者 ”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