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小姐,要不你说怎么……”田学文为难又疼惜的开口,话还未尽,田父刺耳沙哑的惨叫声传来。

“儿呀!爹疼呀!疼!”

田学文抿抿唇,陷入了两难之境。

锦初暗自嗤笑,又想当孝子又想装情种,哪有那么多好事!

眼瞅着自己爹娘痛苦不堪,田学文恨恨心,抬眼满是期翼的望向锦初,“赵小姐,我知你为人和善,你放心有我陪着,不可能故意讹你欺你,我信你,定不冤枉你!”

左邻右舍冒出头的人纷纷撇嘴,这小子太油滑了,要真是相信,还去什么医馆,好可笑!

锦初根本没搭理他,直到曾受过她恩惠的小玲娘和一直从锦初这里借书学字的小童爷爷赶了过来,

“赵姑娘你没事吧?”小童爷爷喘着粗气,忧心道:“我去章子巷卖甜碗去了,是小童跑过来告诉我的,我才知道。”

“小玲也是刚告诉我!”小玲娘一人带孩子不容易,可若没有锦初借给他们的钱,办一场白事非得难死她们娘俩,如今恩人有难,她再不出头就不是人了。

“我俩陪着去,敢欺负赵姑娘是当我们这条街的人都好欺负吗?”小童爷爷嚷嚷着,他年岁虽大,年轻时却是走镖的,一脸横肉看着就不好惹。

“去,大家都去,成天闹事,还让不让人安生。讨厌死了!”有岁数和锦初相仿,心生嫉妒的女子成心凑热闹,若是锦初真伤了人倒了霉,她才高兴呢!

大半街坊是好心,见小姑娘没个亲人照看,跟着去了不少。田家夫妻一边哀嚎一边抱怨他们喊救命时,没人肯多帮衬一把是假好心,开始大家看他们那么难受,谁都不好意思计较,可被叨唠久了,心里也烦了腻了。

清纯长发美女倒春寒雪景唯美动人写真

“你说你叫了,这里谁听见了?”一个中年汉子摸了把光头,横眉竖起,“我是车夫,躲车躲人练出来的耳朵最尖了,我可什么都没听见!”

“我们嗓子哑了!”田母争执着。

众人嗤笑,确实得哑,一路了,嘴不带闲着的。

最近的小医馆就隔两条街,门口扫落叶的药童见走过来的一堆人吓了一跳,一问之下明白是什么事,当即看田家夫妻的眼神就不太对了。

人都有以貌取人的特质,锦初文文静静眉目如画,自是会令人心生好感,而田家夫妻又是在地上打滚又是鼻涕眼泪一大把,灰头土脸的,怎么看怎么像是想要碰瓷讹人的家伙!

药童唤来坐堂大夫,先将事情附耳轻轻道出,才将田父叫到堂前。

坐堂大夫简单按了按,刚捏两把他就吱哇乱叫连称疼得不行了,让老大夫皱眉不耐的说:“没错位连着骨头好着呢,一个汉子,哪里至于。脱衣服看看!”

田父不服气,立马去了半边衣袖,只见肩膀处光滑滑的,淌着些微汗珠,没青没肿,顿时惹人嗤笑不停。

更有那小娃好奇的问,“爹,我是不是很厉害,上次摔流血连哭都没哭,不像这个爷爷,刚才还掉眼泪呢!”

噗嗤,这下笑声更大了!

躲在人群中的田学文涨红着脸,心中怨恨起父母的贪心和无耻。

“我,我疼呢还!”田母一咬牙,瞪了眼面露惊诧的田父,指着自己的屁股,臊着脸说:“她打的,笤帚打的。”

“你们来的人多,找个女的,去给她后堂看看,有没有红肿流血。”老大夫摆摆手,小玲娘几步走了过来,“我跟着去。”

“我不要你!”田母竖眉拒绝,她心中跟别人一样怀疑田父是找茬讹事才闹了这么一出,但她不同,她是真疼,所以怕小玲娘偏颇,把有的说成没有的,毕竟那个位置她自己也不方便看。

“我要那个姑娘给我看。”她指的是那个出言嘲讽说成天不安生的女子,不说别的,单说这女人一脸挑剔的样子就知道和那赵小姐不是一路的。

“哟!行,我就好人做到底!”女人嗤了一声,挑了眼小玲娘,“一起呗,省的说我对她有意见,所以瞎使坏。”

“好呀!”小玲娘自然不会拒绝,这女人二十出头是这条街有名的老姑娘,脾气古怪着呢!她那点小心思谁不明白,这一片总共没几个适龄单身的男子,她是看赵姑娘颜色好,又怕又妒忌了。

三人一同去了后堂,没多久便出来了。

“什么都没有,呸,晦气!”那女人挑帘走出,脸上郁色至极,走过抱着肩膀始终在翻找青肿的田父,狠狠啐了一口,“家里白有个识文断字的了,一点儿脑子都没有!真是耽误功夫!”说完,没好气的瞥了锦初一眼,扭头走了。

“怎么会?”田母第二个出现,她失魂落魄的摸着自己的屁股,这下终于明白自家那口子一脸不敢置信的神色是因何而有的了,深感有苦说不出。

“没有!”小玲娘随后,脸上扯着笑,“干干净净的,连红都没红,哎呀我说大姐,你这是衣服穿多了,找辙让自己凉快凉快吧?”

田母臊的整张脸通红,欲言又止的看着自家儿子,忍痛哭丧道:“儿呀!我真的没说谎,疼死个人哪!”

赶大车的大汉忽然起哄,“我说那富贵人家说,外国有什么心理病,大姐,你这心理病疼得不该是屁股,该是脸呀!哈哈!”

笑声又起。

“真是谎话精,以后看谁看听你们瞎叨叨!”小童爷爷撇撇嘴,看了眼一直垂眸不语的田学文,大声说:“你是好儿子,快领你爹娘回去吧!省的疼死,还得赖上我们。”

“儿子,带我们去大医馆,我不信了,肯定是这个医馆太小,查不出来!”这话让老大夫很是不爽,摆摆手,让药童赶客。

乡里乡亲的老大夫不会多说什么,但药童年轻气盛可不忍这些,嘲讽的竖着眼,“呸,碰瓷还有理了,也就欺负人家小姑娘不跟你们计较,丢人丢到家了!”

“别走!”眼瞅着田家夫妻被数落的抬不起头,小童爷爷刻意拦在门口,“该道歉道歉,我路上听说你们俩还想拿扫帚动手,道歉,否则我可不管你们儿子在哪儿读学,我倒要去那学校看一看,哪家的先生敢教这样的学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