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周轩还是想提醒一下郭靖,便边走边说道。

“郭伯伯,此人离去时,言行举止都满是愤恨。怕是不会帮我们解释,等下应该还有的打。”

郭靖显然不信真教的人,会做出这种两面三刀的事情。他轻笑了笑,转头对周轩说道。

“过儿,此事乃是误会,只要我找到长春真人解释,解开这误会就没事了。而且真教乃是名门正派,想必那位应该不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周轩见说服不了郭靖,心下也不打算再继续说下去。他要是继续说下去,郭靖也不会相信。当下只好尽快的上山找到真七子解释清楚,这样才可以停止这场闹剧。

等两人到了重阳宫的面前,就看到了紧紧关闭的大门。

周轩看到这一幕,脸上略带笑意的转头看向郭靖暗道。

“这下认清事实了吧。”

郭靖看到紧闭的大门,脸色也略微有些不好看。

这可与刚才和赵志敬说好的不太一样,心想难道又发生了什么变故吗。

突然紧闭的大门又打了开来,一大群真教的弟子鱼贯而出将周轩和郭靖二人围住。他们剑光眼花缭乱,声势极大。他们近乎百人,前后左右各自组成两个大圈。

周轩看都不用看就知道又是天罡北斗阵,无奈的摇了摇头暗道。

马尾少女牛仔短裤更显活力休闲写真

“怕是除了人多以外,真教也没什么别的可看了。”

不过这群人每七个一组,布成了十四个天罡北斗阵。而每七个北斗阵,又布成一个大北斗阵。自天枢以至摇光,声势实是非同小可。两个大北斗阵,一正一奇。相生相克,互为犄角,确实有些不凡。

此时一位长须道人翻身跃出,跳进与周轩郭靖二人正好相反的另一个大北斗阵内中心。手下剑光一闪,摆出架势指着周轩郭靖两人厉声道。

“大胆淫贼!竟敢一再伤我真弟子!”

郭靖当即就认出了此人,乃是方才周轩所抓的那位真教的道士。原以为他会回去与众位道长解释清楚,没想到此刻情形如同周轩所预料的一般无二。

郭靖听到这话脸上略显尴尬,只好拱手对赵志敬解释道。

“道长,方才你答应我们会与诸位道兄解释清楚我们并不是什么淫贼,为何现在反悔,将剑对准我们呢?”

赵志敬冷眼看着郭靖和周轩,将手中的剑稍稍向下劝道。

“贫道见阁下武功了得,特向阁下奉劝一句。向来女色误人,方才之事只是贫道不做计较罢了。”

“你等破了我真教阵法,此等居心贫道怎能视而不见。你何必一定要助纣为孽,与一干奸人上山捣乱?我劝你即可下山,否则休怪贫道无礼!”

其实他并没有将之前事告诉其他人,所以也只是轻描淡写提了一下。其他人只当是赵志敬先前跟郭靖两人交过手,心里也没有去多想。

不过郭靖也有点气恼,赵志敬确实有些无耻。但长春真人等人就在殿内,不过去怕也解不开误会。只是这位道长固执的拦着他们,好像不打已经不行了。

“道长,你此话是何道理?在下真是一无所知,请道长容许在下与长春真人见一面。到时,一切自有分晓。”

赵志敬固执己见,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将他们拦下,瞪着郭靖冷然喝道。

“岂有此理!你这淫贼竟然还是执迷不悟!如果你要见我教长春真人,就先破我的阵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