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书引之前没把林尘放在眼里。

在他看来,林尘最多就是有些钱,来紫荆岛旅游的富家公子哥。他却没想到,此人居然跟萧家关系匪浅,萧楚南更是为了他,亲自来质问自己。这就耐人寻味了。

萧楚南走到林尘身边,沉着脸对蒋书引说道:“林兄不但是我们萧家的客人,更是我萧楚南的朋友。”

蒋书引笑了笑,然后耸了耸肩,轻松的说道:“萧楚南,我今天不想跟你斗。因为我有喜欢的人在场。哪怕他是你萧楚南的朋友。可我追求心仪的女孩,好像碍不着你的事情吧?”

萧楚南还想开口,林尘抬手阻止了他。

“楚南兄不用说了,这是我跟他的事情。别人都挖墙脚挖到我面前了,我要是还不站出来,就实在称不上男人了。”林尘说道。

萧楚南心里却有些委屈了,暗道你小子之前挖墙脚,不也挖到他面前了。

幸亏他跟何苗苗本来就不熟悉,自己也不喜欢她。

蒋书引听到林尘的话,却笑道:“这位兄台,难不成准备动粗?如果你要动粗,到时候伤到你,怕是萧楚南要找我拼命啊!”

林尘笑了笑,摇头说道:“我的自己的事情,自然不会让别人插手。真要是动粗,就你们这些人,还真的不够看。”

“有些意思,萧楚南的朋友果然跟他一样骄傲。也好,大家都是斯文人,动粗实在是有失身份。兄台如果不爽,我们比赛马如何?”蒋书引说着,拍了拍自己的爱马,是一脸的自信。

“放心,只是正常的比试,没有任何赌注。我不会像一些白痴一样,用赌的方式来决定心仪女孩的归属。”

女神胸涌澎湃

“那样是对她们的羞辱,更是对自己的羞辱。我喜欢唐苏苏,就会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征服她。”蒋书引自信的说道。

唐苏苏不屑的说道:“你做梦!”

蒋书引根本不以为意,他的确喜欢唐苏苏,可他更享受这种挑战不可能的过程。

毕竟平日里,有太多女人想要倒贴他,他看上一些女人,稍微用点手段就能追上,可这让他觉得很没意思。

这样的女人,根本不是他需要的女人。反倒是唐苏苏这种天之骄女,从一开始就不把他放在眼里的女人,才是他想要的。

“兄台,如何?”蒋书引见林尘没答应,再次问道。

不等林尘答应,一旁的萧云儿鄙视道:“蒋书引,你是不是太无耻了点?”

“你的乌骓有多厉害,紫荆岛的人谁人不知道?我的黑珍珠以前就跟你比的乌骓比过,从来没有赢过。两匹马根本就不在同一个层次,你这提议简直太不要脸了!”

蒋书引的脾气似乎也很好,面对唐苏苏,萧云儿两人的鄙视,挤兑,根本就不生气。

“云儿,你骑着黑珍珠赢不了乌骓,不代表别人不能。黑珍珠也只是比乌骓差一些,不是没有赢得可能。”

“不用说了,我答应你。不过你不提条件,我却要提一个。”林尘突然开口说道。

蒋书引眉头一皱,似乎意识到林尘想说什么。

“什么条件?”蒋书引问道。

林尘指着蒋书引的乌骓,毫不客气的说道:“如果我赢了,这匹马归我,如何?”

一听果然是这样的条件,不但蒋书引的那些跟班脸色猛变,就连萧楚南,萧云儿他们的脸色也变了变。因为凡是认识蒋书引的人都知道,他对自己的乌骓有多在乎,喜爱,毫不夸张的说,乌骓几乎是他的心肝宝贝,第二情人了。虽然那是一匹公马。

乌骓是蒋书引亲自培育的,从小一点点养大的,感情投入很大。

林尘的要求,不亚于拿蒋书引的情人当赌注。蒋书引脸上的自信,笑容消失了,不过却也没有表现的多生气。

“你真的要拿乌骓当赌注?我很好奇,如果你的黑珍珠能赢,岂不是证明黑珍珠更强?你为什么还能看上乌骓?”

林尘指着萧云儿,说道:“没办法,这黑珍珠是云儿的爱马,我自然不会强人所爱。更何况,我本来就更喜欢乌骓,或者说我更喜欢项羽。当然,如果你赢了,我输给你五个亿,如何?如果嫌少,可以再加。”

一匹马开价五个亿,已经足够高昂了。可是乌骓不同,那毕竟是蒋书引的心肝宝贝,蒋书引是差钱的人吗?所有人都觉得,蒋书引会十分的愤怒,甚至会提出,让林尘拿唐苏苏当赌注的要求。

可蒋书引却面无表情的说道:“不用,如果乌骓真的输了,我也不会再要他。一匹失败的马,不配成为我的坐骑。”

众人见蒋书引根本就没有提出让唐苏苏当赌注的要求,都觉得十分的惊奇。林尘却明白,蒋书引这种聪明人,根本不可能提出这样的要求。真提出来了,实在太愚蠢了。

那样岂不是将唐苏苏跟一头畜生相提并论了?

乌骓再

好,再名贵,再值钱,终究是一个畜生。除非蒋书引傻了,才会当着唐苏苏的面这么说。

“那就开始吧!”林尘说道。

其实这场比试林尘吃亏很大,先不说黑珍珠本来就比乌骓弱,她之前更是驮着林尘跟铃铛两人奔跑了一圈了,现在还没有彻底恢复。可林尘却还是要比试,因为他有办法获胜。

林尘先跳下马,将铃铛也从马上抱下来,将她交给唐苏苏。

“怎么比试?”林尘再次征询蒋书引。

蒋书引面无表情的说道:“围着马场跑一圈,谁先跑完谁赢。”

林尘点了点头,虽然长距离奔跑,对他更加的不利,可他依然没有提出任何异议。两人同时上马,并排站在一起。

萧楚南主动走到一旁,说道:“我来发令,两位意下如何?”

蒋书引虽然跟萧楚南不对付,却也知道萧楚南是正人君子,不会在上面耍什么小心思。

“可以!”

林尘自然更没有问题了,朝着萧楚南点了点头。

萧楚南高高举起手,喊道:“我倒数三声,当我说开始的时候,比赛正式开始。”

“3,2,1,开始!”萧楚南将手狠狠的挥下。

两人同时夹紧马肚,大喝一声“架!”

两匹马都迅速的朝着前面奔去,刚一开始,乌骓就展现了强大的实力,加速度很快,瞬间就将林尘甩开两个身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