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欧看到这里,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他上一次渡海时,看到的海神幻影,于是抬头朝希尔维亚问道:“你是兰道尔的领主,这个海神教会你怎么看?”

“它是最早加入正教庭的古老教会,平常也没有什么教会的意识,只是在一般的船只出海时,举行一些出海仪式,渔船满载而归时举行一些献祭仪式,总体上来说是个很和平的教会。”希尔维亚回忆了一下,说道:“我算是准天空之主教会的信徒,而天空之主教会和海神教会的关系并不是很好,所以我和海神教会的交流也不是很多。”这时,她看到雷欧微微皱起了眉头,心中立刻产生了一些联想,说道:“你是怀疑海神教会和那个刺客有关?”

听到希尔维亚误会了自己的意思,雷欧正准备解释,只是话到了嘴边却又停了下来,因为在快速分析了一下后,他发现希尔维亚误会式的猜想似乎并不是无的放矢,海神教会的确有很大嫌疑。

以前兰道尔虽然是法兰皇室领地,但这块土地的自治权很大,基本上北方的法兰皇室从来都不适应南方海滨的生活,一年也很难来一次,而兰道尔港的市政府和海神教会才是这里的实质掌权者。

可现在兰道尔成了希尔维亚的封地,以希尔维亚的性格自然不会允许自己的封地不被自己掌控,所以希尔维亚肯定做了一些事情,来获取兰道尔的政权,这也必然会跟兰道尔市政府和海神教会发生什么冲突。

兰道尔市政府对于希尔维亚来说很好解决,通过情报部门的工作,可以轻易的从市政府找出一些蛀虫来,然后以此为突破口,重组市政府,获得市政府的行政权。

但海神教会却不同,她的那些手段不适合教会内,加上正教庭的缘故,海神教会和希尔维亚的权力斗争恐怕还处于僵持阶段。

如果希尔维亚没有了继承人,那么谁受益最大,按照正常情况自然是联合王国,因为封地贵族没有继承人的话,那么封地就会收归国有,但隐性的受益者却是海神教会,因为这样一来他们又能够重新控制兰道尔港了。

而且更重要的一点就是海神教会和天空之主教会敌对了这么多年,双方暗中的冲突次数不计其数,高级神职人员甚至都参与过,所以对彼此的神力气息应该很熟悉,想要模仿出类似的神力气息也不是什么难事。

“你觉得有没有可能?”雷欧对海神教会、兰道尔港等事情也不是很了解,没有足够的信息来做出正确判断,所以只能朝希尔维亚反问道。

希尔维亚闻言,沉默了一下,从一堆文件中,抽出了一个用黑色文件袋袋着的文件,递给雷欧。

雷欧接过文件袋,打开拿出里面的三页纸,快速的看了一遍,脸上的神色也显露出了少许肃然。

午后花墙的陪衬

这三页纸是天空之主教会的维纶大陆总教长亲笔书写的信件,上面的内容就是天空之主教会对那个拥有神灵赐福的刺客的详细调查。

在调查文件的一开头,这名总教长就承认了那个刺客是天空之主教会的神眷清理者,而且在清理者中地位非常高,是导师级的人物,但这个清理者在很久以前就失踪了,早就已经被列为死亡名单之中,而导致清理者失踪的那场战斗则是和海神教会的一次冲突。

当时的教会内部调查组觉得那名神眷清理者应该是在和海神教会的强者战斗时被击杀了,尸体也被海神教会当作战利品给收走了,因为海神教会有将强大敌人的尸体收走当作战利品的习惯,所以在事后天空之主教会和海神教会谈判的时候希望海神教会能够归还那位清理者尸体,但结果却是海神教会表示没有这具尸体,那个清理者也没有在海神教会的战果名单上。

海神教会事后进行过一些明查暗访,最终得出结论是海神教会并没有撒谎,那个清理者的确没有死在海神教会手中,而且天空之主教会还发现,海神教会在那场冲突中,也有人失踪了。

最终那位总教长表示肯定有第三方的势力介入到了那场冲突,并且掳走了那个清理者,而且还有未知的方法控制住了那名清理者,这才做出刺杀希尔维亚继承人的事情。

虽然在这三页纸中没有明确指出第三方势力是谁,但雷欧依然还是能够从字里行间感觉到应该是指当初的法兰皇室。

“我觉得不是法兰皇室。”就在这时,希尔维亚似乎看出了雷欧心中所想,直接否定了他的想法,说道:“天空之主教会有可能,海神教会也有可能,但法兰皇室的可能性却很小,无论是现在的法兰皇室,还是联合王国王室,做出这种事情的可能性都很小。”

雷欧闻言想了想,说道:“因为利益吗?”

“嗯。”希尔维亚点了点头,认真的说道:“我没有了继承人,甚至我死了,无论是法兰皇室,还是王国王室都不可能从中获得半点利益,反倒还会产生一些不良影响,如果他们不是愚蠢透顶的话,应该不会做出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反倒天空之主教会和海神教会在我没有继承人的情况下会有不小的利益。”

雷欧有些不解的问道:“海神教会会有利益我倒是可以理解,但天空之主教会?”

希尔维亚解释道:“我曾经立下过遗书,死后将所有的财产捐赠给天空之主教会,那份遗书我现在还没有来得及修改,现在依然有效。”

雷欧闻言愣了愣,随后又皱了皱眉头,说道:“天空之主教会应该不至于为了你的遗产而……”

“以前不会,不代表现在不会。”希尔维亚似乎想到了什么,但她并没有打算告诉给雷欧,只是简单的说了一声,然后说了一句事情交给她去调查,就没有再在这件事上多说什么了。

见到希尔维亚已经做出了决定,雷欧也没有再说什么。

随后几天在火车上,几人过得很平静,没有遇到什么意外,也不知道这是因为那些将托兰视为灭世者的人已经收手了,还是因为天空之主教会被动介入调查起到了震慑作用,又或者是因为希尔维亚中途更换了列车,并且包下了一阵节车厢,还调派了一队精锐手下保护,让那些人没有下手的机会。

总而言之,这几天下来,他们一行人无惊无险的来到了兰道尔港近郊的兰道尔火车站,就在他们走出了火车站时,贝尔蒙特家族的管家已经安排好了马车的护卫人员,等在了火车站前的广场上。

希尔维亚他们直接上了马车,在车夫的吆喝声中,马车缓缓启动,逐渐加快速度,朝位于兰道尔港外望海崖的城堡驶去。

望海崖位于兰道尔港东侧的海边悬崖,从海平面到悬崖顶端大概一百多米左右,这里也是整个兰道尔地区最高的地点,站在这里可以将整个兰道尔港及其周边地区的景色尽收眼底,如果向大海望去,那么站在望海崖上看到的海面面积会更大。

因为地理原因,早期的兰道尔港在这里建造了一座灯塔,作为指引渔船进港的航行道标。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不少渔船在看到了灯塔的道标指引后,不但没有按照正确的位置进入港口,反倒像是中了邪一样直直的朝着灯塔下的悬崖撞了过来,以至于望海崖下的海域变成了一个渔船牧场。

事后,海神教会的人来调查,发现这里存在一股神秘的力量,这股力量能够扭曲光芒,甚至产生海市蜃楼一样的幻觉,以至于那些渔船最终接受的都是错误的指引。

也因此,这里的灯塔就被废弃了,兰道尔港的人不得不另外再选一个地方建造新的灯塔。

不过,这座原来的灯塔并没有被拆掉,因为在当时准备拆的时候,英格王室来到了这里,并且以这座灯塔作为主支撑柱,建造了望海崖的黑城堡,所以现在在黑城堡内依然可以看到那座灯塔的主体。

马车行驶得很快,片刻就来到了兰道尔港,只不过马车并没有驶入港口市区,而是在进入港口的第一个广场上时,就转了一个弯,朝着望海崖的黑城堡驶去。

在马车内,雷欧也驱动着精神网瞬间覆盖了兰道尔港和周边地带,很快通过回馈来的信息,他就了解到希尔维亚在兰道尔港的声望实在有些糟糕,那些知道希尔维亚回来的兰道尔人都待在了自己心仪的酒馆内,咒骂着希尔维亚对兰道尔港的一系列改革,还给希尔维亚起了一个个恶毒的外号,用势成水火来形容双方关系也不为过。

不过,这些兰道尔底层渔民们谈论最多的并不是希尔维亚,咒骂希尔维亚似乎只是他们真正聊天内容的一个热身,他们在酒馆中谈论最多的内容是出海捕鱼。

如何能够在灰雾中安的捕鱼,并且将渔获带回来成了他们最关注的事情,而根据他们交谈的内容来看,海神教会似乎能够制作一种特殊的船首像,只要将这种船首像安装在渔船前端,并且在每次收获渔获后,进行必要的献祭,就能够在灰雾中平安的捕捞渔获。

从他们的交谈中,可以听得出似乎已经有好几条大型渔船在船头安装了海神教会提供的船首像,并且成功的在灰雾封锁的大海中捕捞到了大量的渔获,大赚了一笔。

在酒馆中那些船主们也打算给自己的船安装船首像,只不过因为价格原因,他们只能几个人凑钱买一个船首像,几艘船轮流使用。

这个探听到的消息倒是让雷欧感到有些惊讶,因为海神虽然号称执掌海洋,是一位拥有伟力的真神,但相比起天空之主等老牌神灵来说,海神的力量还差了很多,而天空之主等维纶世界最顶尖的真神也无法解除灰雾的封锁,海神又怎么可能有能力抹去灰雾中的力量。

所以这个船首像要么就是海神教会拿出来骗钱的,要么就是海神教会真的掌握了一种可以让渔船安通过灰雾的方法。

不过,雷欧并没有急着弄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因为现在安装了船首像的渔船都已经出海了,要等几天后,回港时才能够有船首像给他检查,至于跑到海神教会去找船首像,这个想法雷欧丝毫没有考虑过,因为他将来有可能会需要渡海,所以现在可不想得罪了海神。

马车试过一片专门修建栽种的树林后,开始向上爬坡,雷欧的精神网也转移到了望海崖和黑城堡上。

而当他的精神网这两个地方扫过后,惊讶的神色也浮现在他脸上,他发现就算是星际战舰的超合金装甲也能够穿透的精神网,竟然被一股神秘力量挡在了望海崖和黑城堡外,在他的感应中,那片地方空空如也,什么东西都没有。

“怎么了?”希尔维亚看到雷欧那么明显的表情后,不禁问道。

“我感应不到你的城堡和望海崖,”雷欧如实告知,说道:“这里肯定隐藏了什么东西。”

就在雷欧说话的时候,马车已经驶入到了精神网被阻挡的地区边缘,随后他整个人也没入到了那股神秘的力量之中。

雷欧这时候尝试着使用了一下自己的力量,发现自己身上的力量都不同程度的有所衰减,甚至就连灵能也一样,但这些被限制的力量中并不包括结晶大蛇里面的深渊力量。

发现这一点的雷欧立刻转头超希尔维亚问道:“你是不是没有感觉到自己身上的力量有被限制的迹象?”

“被限制?”希尔维亚愣了一下,立刻驱动她体内的深渊力量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随后摇了摇头,有些不解的看着雷欧,说道:“没有呀!我身上的力量都完好如初,根本没有任何受限制的情况,”说着,她察觉到了雷欧的神色,说道:“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我身上绝大多数力量都被限制了。”雷欧点了点头,随后继续说道:“只有深渊力量没有被限制,看来这里所谓的神秘力量应该是一道隐藏的深渊裂隙,而且这道深渊裂隙已经形成深渊领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