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草逼的黄篇

沈瓷觉得那场面真可笑啊,甚至直接笑了出来,嘴角咧着,与几米之外的周彦对视。周彦好歹清醒了许多,冰凉的雨水刷在身上总有些用处,他刚才是失控了,但不代表失忆,所以自然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事。眼看沈瓷衣衫不整地站在不远处,脸上笑容实在碜人,他心里也不是滋味,几步走过去,想说些什么,但一句“抱歉”到嘴边还是被他生生吞了进去。这种时候一句“抱歉”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他也知道对方不需要。雨依旧在下,没有丝毫要停的意思,风刮得山上有被折断的树枝往下落,不远处沈瓷的车灯还亮着,闪着双跳,照出去老远一段距离。周彦只能沉沉闷一口气,把自己身上的线衣脱下来裹到沈瓷肩膀上。他的线衣也是湿的凉的,但起码可以蔽体。沈瓷没拒绝,甚至都没有动,像木偶一样任由周彦把衣服披到她身上,又扣了上面两颗扣子,扣完之后周彦轻轻揽了下她的肩,把她整个人转过来。“沈瓷……”面前女人抬起头,雨水早就将她的脸浇湿,眼睛半虚着,勾着一点唇翼。“我自问自己不伟大,不善良,也不美好,但从未主动去伤害过任何人。”她似娓娓道来,声音透着一点嘲讽,看似很普通的一句话,却句句戳进周彦的心骨。这种时候她还不如骂他一顿打他一顿,也好过这样淡淡的讽刺和自责。下山的时候依旧是沈瓷开车,周彦坐在旁边,坐的是沈瓷的车子,而他的车因为车头被撞坏了只能暂时先留在山上,等雨停了再叫人过来拖。路上两人也没说话,沈瓷开车把周彦送到门口,车子停下来,她依旧握着方向盘目视前方。周彦淋过一场大雨之后基本已经清醒,却不想为自己辩驳,只是转身瞥了她一眼。她脸色很差,不知是因为情绪原因还是因为受了凉。周彦也不好受,脑袋胀胀的,额头上受了伤,这会儿已经感觉到疼痛,他用手轻轻摁了下太阳穴,车内依旧如死一般的沉寂,最后实在忍不住,周彦轻轻吁了一口气。“今晚的事我很抱歉,我也不想为自己找任何理由开脱,如果你觉得有必要,我甚至可以打电话给他解释。”“解释?”沈瓷终于开口,转过身来看着周彦,“你跟谁解释?”周彦苦涩发笑:“你应该懂我的意思。”他指的是江临岸,沈瓷怎么可能不明白。“那你打算怎么解释?解释我跟你之间什么关系都没有,他所看到的都是误会或者幻觉?然后我去求他原谅,让他离开温漪回到我身边?”沈瓷一口气说完,眼底不带一丝涟漪。周彦有些吃惊,顿了顿,“你要觉得我这么解释没问题,我完全可以。”“可是理由呢?”她有什么理由再去向他解释?他又有什么立场再来听她这些解释?事情走到这一步,他项目进展顺利,即将和温漪结婚,所有一切都朝着她所期望的方向在发展,何必再多此一举。沈瓷低头重重咽了一口气。“不需要了,刚才是我失态,我不该跑过去追他,没有任何意义。”她很少做这种无谓的傻事,以前陈遇总说她冷静克制,克制到近乎没有人情,可刚才却因为一时没忍住差点破功了,现在冷静下来觉得自己实在不应该。“还有,今晚的事你不必把责任全都怪在自己身上,我也有原因,是我帮陈韵把你约出来的,虽然我事先并不知道她会对你做这种事,但是很抱歉,至少我骗了你。”说完她又朝周彦看了看,眸光森冷,“下车吧,衣服我洗好以后再还给你。”从头到尾她又恢复了平时的模样,而刚才在山上追着江临岸喊的那个绝望又无助的女人仿佛瞬间消失了。周彦已经无话可说,只能低头苦笑。“好,那先这样吧,回去赶紧洗个热水澡,别冻感冒!”他自己推开门下车,外面依旧倾盆大雨,他在雨里站了一会儿,直到沈瓷调转车头驶离。周彦住的地方离晶钻豪庭并不远,一路上她车速开得很慢,脑子里各种乱七八糟的思绪,她需要尽快理清楚,不然心里总是不安。车子开进小区已经凌晨了,雨势总算小了一点,风也缓下去了。沈瓷停好车下去,还没走到大厅便听到手机响,上面显示“陈韵”两个字,她努力把气息调匀,接听。“喂…”“小瓷姐,你找到他了吗?”对方声音透着焦虑,沈瓷心里有火,但暂时发不出来,只觉得浑身凉透了,很是乏力。“找到了。”“那他现在人在哪里?有没有怎么样?”“怎么样?”沈瓷忍不住哼了一声,“喝酒冒雨下山,车子撞在山体上,车头整个变形,另外一侧就是悬崖,大概是他命硬所以没有一头栽进去,不然后果会怎样你完全可以想象得出,更何况你在他酒里到底放了什么,陈韵……”沈瓷觉得一口气有些喘不上,硬生生吞下去。那边一阵沉默,陈韵也没回答,沈瓷只听到淅淅沥沥的雨声。罢了,事情已经这样,责备或者怨愤都已经无济于事,沈瓷虽不赞成陈韵的做法,但了解以她做事从不考虑后果的性格来说这么做也不算意外。“明天就是婚礼,今晚的事到此为止,我不会说出去,相信周彦也不会,但仅此一次,希望你好自为之!”沈瓷口气不大好,今晚发生的一切已经超出她所能控制的范围,不是几句生气就能说清的,“还有,既然你已经决定嫁给江丞阳,且不管出于什么目的,单从外人来看你以后就是江太太,所以面上的礼数起码还得做到,至少不能在江家那边留下把柄。”沈瓷说得很婉转,也是好意提醒。江丞阳疯起来根本没有分寸,如果被他知道陈韵在结婚前夜私会暗恋情人,无法想象他会做出什么事。陈韵又何尝不知,毕竟没有哪个男人能够忍受自己的妻子在外面不清不楚,即使两人之间并无感情。沈瓷到家后洗了个热水澡,躺在床上居然很快就昏昏沉沉睡着了,难得没有失眠,只是噩梦不断,反复梦到江临岸站在车外的场景,大雨瓢泼,他独自撑了把伞,伞沿下站着一个黑漆漆的身影,目光森寒,盯着她与周彦在车内做着那些龌龊的事。沈瓷醒过来的时候浑身都是冷汗,身上战栗不止,她觉得自己没来由的恐慌,那种发自内心的恐慌,像野兽一样瞬间可以将她吞噬,此后便再也睡不着了,只能从床上爬起来。窗外雨已经停了,气温降得有些厉害,沈瓷去厨房倒了杯热水,强迫自己灌下去之后才觉得抖得没那么厉害。她拿着空杯子走进卧室,闹钟显示此时已经四点左右,天大概快亮了吧。沈瓷披了件外套坐在床头,打开柜子上的第一个抽屉,抽屉里有一本本子,她最近几个月养成了失眠就爬起来写日记的习惯。第二天是周六,网上充斥着江陈两家婚礼的报道。上午是传统仪式,男方去女方家迎娶新娘,江丞阳以新郎官的身份在陈宅向黄玉苓敬茶,这一场面也被人拍下来传到了网,沈瓷也看了,陈韵一袭白色婚纱,笑容柔和地跪在毯子上,旁边江丞阳也随着她毕恭毕敬地跪着敬茶,倒也很符合讨喜女婿的模子,只是黄玉苓的笑容装得有些勉强。陈家之前也发生了很多事,特别是遗嘱曝光后黄玉苓算是身败名裂了,网上最近关于她的负面新闻很多,这种特殊时刻镜头里自然会拍她的特写,一身宝蓝色定制刺绣旗袍,头发盘得一丝不苟,妆是精心化的,但即使如此也依旧掩盖不了她身上的倦意和憔悴,雀斑,皱纹,黑眼圈,那张脸在高倍镜头和灯光下简直原形毕露。沈瓷看了心里有些怪异,当初陈遇带她第一次见黄玉苓的场景至今还记得,是在大塍办公楼下的餐厅,她被司机秘书前簇后拥地走进来,把十几万的挎包往桌上一放。“你就是阿遇说的那个女编辑?”当时黄玉苓趾高气昂的模样真的很刺眼,沈瓷也没少受她的气,可如今见她落得如此下场,实在令人唏嘘。沈瓷把网页关了,起身去煮粥。那时候才不过上午十一点,她突然接到陈遇的电话。“你什么时候过来?”陈遇声音听上去也有几分疲惫,不过从口吻中可见他并不知道昨晚陈韵做了什么事,沈瓷也没多言,只说:“晚一点吧,我还在赶一篇稿子,写完就过去。”这些当然只是借口,沈瓷不想这么早过去,那边记者媒体聚了一大堆,还有很多她不想见到的人,所以打算等天黑了她再过去露个脸,也算进了礼数就行。江陈婚礼办得很高调,各大网站都奉为热点和头条,沈瓷差不多等到下午五点才开始换衣服化妆。想着场面办得这么大,酒店肯定没有停车位了,沈瓷便打车去,可车子开到外围便被保安拦了下来,酒店周围都设了严格的警卫,据说那天甬州动用了一百多名警力来维持当晚的婚宴秩序,可见里头邀请的宾客来头都不小,沈瓷最终只能出示邀请函,下车步行过去。偿还:借你一夜柔情